林安

专(只)业(会)产短篇&糖的杂食动物 || 欢乐地在各个圈四处蹦跶,没有夸奖就写不出稿星人(啥 || 此处大概是个囤积处?

[明弈]与梅归 第一章

·【占星师x踏雪寻梅】,民国背景

*女装注意!

·  和《他是倥偬惆怅客》的联动剧情向广告

     “这次香水广告的正式文案,老板请过目” @九歌

>>>

  “黑白两道的人都知道,京城里有个专门负责情报搜集的机构,叫‘踏雪寻梅’。风雅吧?取自‘踏雪无痕,寻梅有香’。意思是,没有他们混不进去的场所,没有他们打探不到的消息。听着是玄乎了点,但拿人钱财,替人办事,他们行事滴水不漏是真的。你也知道,干这一行的不方便透露名字,大家就敬称那首领一声——”尾音打个卖关子的圈,“‘小公子’。”

 ...

2018-11-20

〖懿庄〗问君欲何往,夕阳满院墙

· 听说上周我被点名了所以…

· 前半段庄周是【逍遥幻梦】,现代庄周为【云端筑梦师】

>>>

  司马懿捧着栗子糕,一口口吃得很慢。他其实不怎么喜欢软甜糕点,口感太绵密余味太悠长,轻易让唇舌变迟钝,让心变软。然而贤者将手中纸包递过来的样子实在好看,周身日光层叠晕染,少年愣了愣,也就收下了。

  庄周骑着鲲,静静浮在一旁,手里执着笔,膝头摊着司马懿的作业。山崖下江海入海,海上夕火燎天。司马懿吃完最后一块栗子糕,擦了嘴,带着尊敬地唤:“贤者。”庄周闻声侧眸,眸光如蝶,薄翅轻擦间将万物尽收。所谓庄生晓梦,他向来是世间看得最通透的那人。

  他将...

2018-11-18

【明弈】闲花散笺 · 三 · 成亲

(文/林安)


·  @殷未雪 姑娘点的成亲。写得不好请见谅qwq


>>>


       弈星坐在西厢房里,脸要烧得和盖头一个颜色。

       以前也并非未见过人成亲。在七夕,在元宵,敲敲打打锣鸣鼓响红尘中过,有人欢笑有人拍掌,一片喜庆大红色扬起热暖烟火气,大抵是一个姑娘家一生最为风光的时候。昔年弈星只惊羡于那阵仗与旁人举手投足间溢出的欢喜,今日自己也成了要被迎...

2018-10-23

【懿庄】冬季白昼有鲨鱼出没

· 是和 @九歌 一起脑的稷下F4和谐宿舍日常٩(๑>◡<๑)۶

· 一千六百字嘿


>>>


1)

       司马懿感冒了。

       没什么特别原因,任谁入冬后还坚持穿无袖风衣,两条胳膊每天赤裸裸亮晃晃地露在外头,隔三差五踩着点在寒风中激情赶早课……都会生病。果然司马同学不到半个月就请了假。每天瘫在床上抱着不知从哪弄来的一米九毛绒鲨鱼...

2018-10-13

【懿庄】所有的夜晚里我最喜欢你

· 【寂灭之心x云端筑梦师】,现代同居paro的小日常。
“所有的星星里我最喜欢城,所有的飞鸟里我最喜欢鲸。所有的梦境里我最喜欢云,所有的夜晚里我最喜欢你。”

>>>

    大概是在夏末,秋意将凉未凉的时候,庄周洗好澡,穿着松垮垮的睡衣,星座图案,从身后扑向沙发上的司马懿时像携了一小片带着暖的粉蓝色天空。他将下颏搁在司马懿肩头,脸颊紧紧贴过去,擦到半干的头发软软垂着,湿漉漉发尾闪着灯光,撒娇意味的懒洋洋。
   司马懿不说话,斜了一眼暧昧在庄周的唇。于是庄周笑开,噘嘴亲了一口在司马懿侧脸。一下不够,还有两下,三...

2018-10-01

【明弈】手不语

· 是鬼故事。前情见姊妹篇《成谶》。有狄芳。

· 两千五百字。写的时候喜欢听吉克隽逸的《任花落》。

· 七月十五鬼门开,大鬼小鬼出门来。

  八月十五鬼门闭,大鬼小鬼归去兮。


>>>


       明世隐从朝中回宅邸,走的是官道,推开大门的时候,衣角发尾都结着淡色的月光。今日中秋,教坊惯例举行宴会,裴擒虎给两位姑娘捧场去了,偌大院落空荡荡。漆木食盒里摆着女帝赏赐群臣的糕饼,在案几上搁出寥落一声响。昔...

2018-09-24

〖懿庄〗分手以后

· 寂灭之心x云端筑梦师,现代同居paro
· 热恋时仲达总能找到理由给亲亲,真好啊
· 是紧接着《仲达汪和子休鱼》的时间线,一千八百字的描写练习

>>>

   庄周关掉七点钟的闹铃,注意到还有一条短信。发件人是诸葛亮。他点进去,扫了几眼,淡定地退出界面,起床穿衣,喂饱卧在脚边的仲达汪,然后牵起项圈上的绳子,带它出了门。

   天气很好,阳光暖得不真实。庄周带着仲达汪去了许多他已经很久没去,很久没敢去的地方。和司马懿第一次见面的咖啡店,他还记得他当时点的是鲜草莓泡芙和不加糖的黑咖啡;恋爱第一年...

2018-09-14

〖懿庄〗走了

· 对不取最近沉迷摸这对的小鱼干(抱拳.jpg)
· 提到的有学生死了的事情来自网上据传的另一版仲达背景故事
· 稍微有些我流贤者

>>>

   少年说走的时候就真的不回头。满山暮色间独此一个孤绝背影。行囊没有,车马也无,衣摆被吹起,是想抓住风却一场空的手。有人在高崖上望他,身下蓝色大鱼无声浮动,像个安静做梦的小孩。

   掌着灯的白胡子老爷爷找过来,开口就是重重叹气:“你也不劝劝他。”那人敛睫,只道:“我能劝什么。退学是他自己的决定,夫子拦不住,死去的学生也无法再活,我能劝什么呢。”“明明当...

2018-09-10

〖懿庄〗仲达汪和子休鱼

· 【寂灭之心x云端筑梦师】的现代同居paro

>>>

   仲达汪总盯着柜子上的玻璃缸看。
   玻璃缸里住着子休鱼。淡然超脱的一圈蓝,有比水还清的眼睛。
   鱼缸空了很久了。一场雨雪,一季花开,日升月落过三百六十五回,时间却从他身上取走七年寿命,铺做缸底一层薄薄的灰。仲达汪装作浑然不觉。
   他不是一个人,不对,一只汪在等。
   仲达汪有两个主人。黑色长发夹挑染一年四季露手臂的司马懿自摔门而出后再没有回过家。而庄周眉目好看,眼里总有色彩欢喜的温柔。一年前那个...

2018-09-09

〖碎笔·明弈〗“走了。”

·【灵魂劫卜x天元之弈】&【占星师x踏雪寻梅】

>>>

    弈星说走的时候很干脆,轻轻淡淡一声嗯后转了身,脚步在微茫小雪里踩得不甚稳,偶尔匆忙往回一瞥又急急收了眼神。那宅子里坐了披裘饮酒眼角点红脂的美人,堪堪算半个来处却非能再归的门。一点玉尘落在额间,微凉不似悠久光阴里曾刻骨的吻。弈星敛睫,遮住心上眼底所有伤痕。

    却说京城另一头的小少爷。嘴上喊着我出门了腿却一直不迈开,手里绞着镶绒衣角,一双玲珑净澈杏圆眼似乎下一秒就能落下泪来,滚落满阶零啷声响。半个时辰过去也才三步一回头地走到...

2018-09-01
1 / 8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