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专(只)业(会)产短篇&糖的杂食动物 || 啦啦啦回来啦,欢乐地在各个圈四处蹦跶 || 此处大概是个囤积处?

鳞渊散记 · 六子 · 离晴


        听闻自己六弟对一凡人女子动心时,嘲风抬手便扔了喝到一半的酒壶,召来信任的属下,命人去月老那查女子的身世。姓名家底自不用说,属下带回的消息里却有一条引得嘲风皱眉:那女子情缘已定,对象是与她从小一同长大的竹马。

        嘲风派了青鸟去传口信。青鸟回话,六皇子见是三皇子传的话,安安静静地听了,听完后愣了一愣,又安安静静地转身走了。只是侧过身子的一瞬,日光透过密密匝匝的老树枝桠压下来,显得六皇子很落寞的样子。
        嘲风听完也愣了一愣。不料自家六弟性子竟温淡至此。倒是当时还小,百岁不到,坐在一旁照着竹简认字的小霸下,抬起眼,轻轻道了句:山有木兮木有枝。吓着了青鸟,忙说八皇子长大后怕是了不得。嘲风挥挥手,说你帮我看着六弟与那女子,有风吹草动立马来报。

         然而风静静吹,草悄悄长,赑屃与那女子莫说纠缠,连面都不曾再见过。但天上一天,抵凡间许多日子。嘲风几乎每日都能收到青鸟带来的消息:那女子成婚啦……生了个儿子啦……她的丈夫科举高中当了大官啦……
         得嘲风旨意,这些话都被原封不动转述给了赑屃。青鸟每每回的话也原封不动:六皇子安安静静地听了,安安静静地走了。嘲风于是无言,连叹气都不知为何而叹。

        这天青鸟又来报信,却不再是平淡如白水的家常。那女子的丈夫当官后抵不住诱惑,贪污受贿,秋后问斩。嘲风嗤笑,说这不是戏文里的故事么。恰巧狴犴也在,淡淡斜了嘲风一眼,追问说六哥可知此事?如何反应?
         青鸟一礼,回的话终于有些变化:六皇子安安静静地听了,愣了一愣,给了小的一些银子,说那姑娘今后的日子必定艰难许多,让小的转交给她,然后安安静静地走了。
          狴犴闻言,拽住嘲风袍子一角,不说话了。嘲风拿金扇的柄轻轻敲他脑袋,说现在你知道了么,世上是真的有你六哥那样舍得下放得开的木头脑袋的。

        这之后,青鸟来嘲风处汇报消息的次数也少了,天上人间的日子都是平平淡淡地过。直到七夕那夜,青鸟才送来话:六皇子化作人形去了趟凡间,在如今已是老妪的当年女子开的茶铺前喝了碗茶,又买了盏浅粉色的花灯放了,方回到天庭。
          嘲风啜着青梅酒,面无表情地听完了青鸟的话,想起先前属下奉他命令借阅生死簿,上面记载的那女子的大限,该不远了。

        便是才隔了三日的功夫,青鸟来报,那女子去世了。葬礼算不上风光,却很体面。嘲风似是随口问道,六弟可有去奈何桥边守着?青鸟答说不曾,只是六皇子又去了人间,隐去身形跟着送葬队伍走了一路,玄色衣衫在风里纹丝不动,看起来很寂寥的模样。一旁狴犴听到这,只说六哥那衣裳是施了法的,重达千斤,一般的风怎么可能吹得动。嘲风没接话,抬手用描了银边的袖子遮住狴犴的脸,一下一下地动,像是在给人拭眼泪。
         然后呢?嘲风问青鸟。
         青鸟施了个礼,回说送葬的人把棺材安置好就走了,但六皇子在墓前一站就是一整天。月至中天的时分离开了片刻,回来后手里拿了个粗瓷茶碗,自己饮了口,余下的全部洒在了墓前。
        六弟现在还在凡间吗?嘲风又问。
        青鸟答:小仙回天庭的时候,六皇子还站在墓前。看架势,不像是只会站上一夜的样子。
         至此,嘲风重重叹了一声,道是如此便好,你归去罢,一直以来有劳了。

         月色凄清。赑屃饮了茶,清香入口,却勾起一些前尘念想。想他那日如往常般负山而眠,猝不及防一碗滚烫的茶水浇下来,生生将他烫醒。然而他脾气极好,倒也不恼,只是抬眼望去,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却见一姑娘,青箬笠绿衣裙,背着个满是药草的竹篓,坐在山上,正懊恼地看着手中空荡荡的水囊。想来该是山脚下的采药女,采完药下山时不慎滑了一跤,将本来打算喝了解渴的热茶尽数淋在了赑屃身上。
         出乎赑屃意料,那姑娘眨眨眼,站起身,却是俏皮地行了个礼,念叨着这一碗茶水就当是孝敬山神了,山神可要保佑她一家上山采药时平安无事,山上药草也年年丰茂。说完便哼着歌,一瘸一拐地下山去了。赑屃在原地愣着,听着那歌声远去,倒也不由轻声发笑。他也算是半个山神,这一笑,引来千百鸟雀啁啾不停。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再不可知。

 

       有鬼卒前来勾魂,见龙宫六皇子在此,不敢轻易打扰,等到时辰近了,才硬着头皮上前。赑屃安安静静地听他说完来意,微微颔首,从墓前让开,即将转身安安静静地走时,听见有人发问:六皇子不再见她一面吗?问话的,是两位鬼卒中红面的那位。青面的手拿镣铐,有些手足无措。
         这点权利,小的还是有的。红面鬼卒又补一句。
          赑屃只道了两个词。多谢,不必。
          她其实不曾与他打过照面。初遇时如此,七夕那日如此,如今阴阳两隔,更当如此。

        只是从此龙宫六皇子喜好上饮淡茶,桌边总摆着一只粗瓷茶碗,据传是某年七夕时下凡,在路边一家茶铺所得。人间风雨轮回依旧,唯有一座不知名小山得六皇子庇佑,不曾有过蛇鼠伤人之事,且遍山草药,长势极好。
         

(完)    

                                                    

评论
热度 ( 2 )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