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专(只)业(会)产短篇&糖的杂食动物 || 啦啦啦回来啦,欢乐地在各个圈四处蹦跶 || 此处大概是个囤积处?

【SBRB】恒星从不后悔

· 雷古勒斯与小天狼星,二人在死后的世界重逢之后的故事。

· 背景:小天狼星从弟弟那里知道了他为打败伏地魔而牺牲的事(这部分以后可能会写出来),如今两人住在格里莫广场12号,嗯——主要是小天狼星的卧室里。

· 四千三百字。日常取名废,渣文笔抱歉。(叹气)

·“如果你不姓布莱克,是不是就不会离家出走?”

 “如果你不姓布莱克,是不是就会和我一起走?”


>>>


       雷古勒斯始终记得那个晚上。伦敦难得的暴风雨之夜。闪电撕裂夜空,布莱克夫人惨白的脸色如同鬼魅。

       那一天本应平淡无奇。雷古勒斯的魔药课论文完成得十分出色,因此被斯拉格霍恩教授表扬了一番。雷古勒斯在走廊上绊了一跤,路过的人顺手扶住了他。他抬眼,望见哥哥线条漂亮的侧脸。午饭时间,雷古勒斯偷偷溜去格兰芬多的餐桌,将一份香草烤鸡与南瓜汁放在了小天狼星的座位上。而晚餐开始前,他收到了一袋未有署名的巧克力曲奇。冒着倾盆大雨跑回家时,雷古勒斯一直将那个金色的纸袋护在怀里。

       他很高兴,直奔顶楼的卧室。甚至对于踏进门的那一刻没有被哥哥与母亲的争吵声迎接,只是稍感疑惑,并未多想。


       变故是在雷古勒斯拆开曲奇袋子时发生的。

       沃尔布加·布莱克的尖叫与窗外的响雷一起在雷古勒斯耳边炸开。少年的手一抖,随后意识到,刚才母亲喊的,是哥哥的名字。他一跃而起,抓过魔杖,破门而出。但仅仅往楼下瞥了一眼,雷古勒斯的脚步就在楼梯口生生地刹住了。

       小天狼星站在大厅的正中,对面是怒不可遏的沃尔布加,背后是一整个滂沱天地。雷古勒斯沉默地听着母亲痛骂她的长子,大致明白发生了什么。小天狼星受够了这个家——这是雷古勒斯的叫法,小天狼星一般称呼格里莫广场12号为“该死的鬼地方”——他打算离家出走。被沃尔布加发现,拦下,接着就是雷古勒斯所听见的无尽辱骂。

       雷古勒斯藏身在楼梯扶手之后,透过栏杆的缝隙偷眼张望,希望能从哥哥英俊的面庞上找到一丝悔恨或动摇的痕迹。然而那双与他相似的灰眼睛如同盾牌,以坚硬的不屑将所有谩骂诅咒统统挡回。冷风呼啸,穿堂而过,扬起小天狼星胸前金红相间的格兰芬多领带,灼灼如焰。

       “你踏出这个门一步试试?!你这个龌龊的孽种——!”沃尔布加高声叫喊。

       “闭嘴吧,你这个巫婆!我,今晚,现在,就要离开这个阴森的地方!”小天狼星反唇相讥,随后放声大笑。他转身的动作利落优雅,像是即将踏上征程的骑士。

       布莱克夫人气得直发抖,毫不犹豫地抬手放出一个恶咒,直刺小天狼星的后背。雷古勒斯瞳孔微微一扩,不由自主倾出半个身子。他看见哥哥向旁一侧身,闪过了那个咒语。再回过身的时候,小天狼星眼里燃着怒火,他低着身,咬着牙,如同准备撕咬敌人的猎犬。

       沃尔布加的叫声又提高一个分贝:“你——你!家族的耻辱,肮脏的败类,我生下的孽子!”她挥舞着魔杖,只顾着不断发出不可饶恕咒,全不在乎对方是她的血肉之亲。

       雷古勒斯了解哥哥,他从不会在与母亲的对抗中退缩。他看着小天狼星抽出魔杖,一面躲开咒语,瞄准时机回击,一面同样不遗余力地讥讽沃尔布加。

 

       眼见战火持续升级,雷古勒斯再也无法忍受继续躲藏。他冲下楼梯,用一个“盔甲护身”挡下了险些击中沃尔布加面门的“昏昏倒地”。

       “好样的!雷古勒斯!我亲爱的儿子,家族的骄傲!”

       说实话,雷古勒斯一向以得到母亲的夸赞为荣。然而希望母亲能够不要再说哪怕一个字,只有这一次。兄弟俩目光相接,然后,雷古勒斯望见小天狼星眼底所有曾经的温暖、宠溺、爱护……像镜子一样碎了。碎片扎进雷古勒斯胸口,他痛到说不出话,只能如同脱水的鱼般,徒劳地比着口型。

       “小天狼星,不。”

       不要反抗母亲。不要离开家。不要对我失望。

       然而。小天狼星只是扬起嘴角,笑得乖张狂傲,眼神里是只有兄弟读得懂的难以置信与讥诮。仿佛没入冰湖,雷古勒斯窒息一瞬。大门被小天狼星愤怒地摔上的时候,他看见夜色暗沉,暴雨如注。

               

       雷古勒斯呆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想起身后的布莱克夫人。他将魔杖收入袖中,迟疑着走向几分钟前把自己的长子逼得出走的沃尔布加,“母亲,哥哥他……”

       “什么哥哥?雷古勒斯,你没有哥哥。”沃尔布加冷声道。她冷漠的神色锋利如刃,将雷古勒斯绞尽脑汁想出的劝慰话语轻易斩断在喉咙里。“记清楚,雷古勒斯,我只有你一个儿子。刚才不过是某个杂种离开了而已。现在,你该回房间了。”

       雷古勒斯张了张嘴,最终只说出了两个单词:“好的,母亲。”

       等到沃尔布加的脚步声彻底远去,雷古勒斯才锁上了房间的门。他转过身,发现因为自己之前冲出门时动作太大,打翻了那个装满曲奇的袋子。棕色的饼干屑散落一地。

 

       第二天依旧平淡如常。雷古勒斯成功熬出了迷情剂,被斯拉格霍恩教授大力夸奖了一番。雷古勒斯在走廊上绊倒了,没有人来扶他。午饭时间去礼堂去得晚了,他只抢到了一个牛角面包和一小杯南瓜汁。还没到傍晚,雷古勒斯已经饿得不行。他借来一袋零食,看清包装上写着巧克力曲奇后又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

       夜里,雷古勒斯很难得地失眠了。他写完所有的作业后趴在窗口,期待看见隔壁房间的灯忽然亮起来。盯了许久,鼻子和眼睛都变得很酸。

       只是还未等心里的失落化做一点光亮沿脸颊滑下,雷古勒斯·布莱克就从梦里醒了过来。

 

       小天狼星从盥洗室走出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自己的弟弟坐在床上,抱着银绿格子的被子,神情恍惚地望着他。那种眼神小天狼星很熟悉。在那个几乎颠覆一切的夜晚来临之前,雷古勒斯一直是那么看着他的。

       “哥哥。”雷古勒斯喃喃。他看上去快要哭了。

       “你做噩梦了,雷古勒斯?”小天狼星问,口吻是有些生硬的亲昵。他以前也安慰过许多次被噩梦惊醒的雷古勒斯,但是将近十六年的分离仍是浣薄了许多曾经的情分,小天狼星甚至有些不知道手该往哪放。

       雷古勒斯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当哥哥努力地表现出对他的关怀时,他多少是有些感谢的。

       “嗯。”雷古勒斯点点头,“我梦见了你离家出走的那天。”

       “哈?”小天狼星翻身上床的动作滞了一下。他挑起眉毛,郑重其事地纠正,“那应该是个美梦!”

       雷古勒斯微微蹙眉。他想提醒小天狼星,他们在进行的应该是一场严肃甚至有些沉重的对话。但小天狼星仍是一本正经地注视着他,神情让人忍不住想笑。于是他“扑哧”了一声,又立即戴好阴郁寡言的面具。

       将弟弟的每一个小动作尽收眼底,知道对方的心情在逐渐转好,这让小天狼星放松了一些。他侧卧着,手支着脑袋,胳膊枕在天鹅绒枕头上,灰眼睛微微抬着,里面映出十八岁的雷古勒斯。他的衣襟敞开着,胸膛袒露在夜色下,被月光涂抹出细腻的象牙质感。雷古勒斯不动声色地做了个深呼吸,扯过另一床金红的被子,盖住小天狼星性感的身材;然后在对方爆发出一阵大笑前,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听着,小天狼星,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雷古勒斯垂着眼,声音轻如蝉翼,但小天狼星可以发誓,他从未见过弟弟这么郑重的样子,“如果我不姓布莱克,那天晚上,我会跟你一起走的。”

       意料之中的,小天狼星睁大了双眼。显然他有什么话想说。雷古勒斯迟疑了一会儿,没有松手。他读不准对方脸上那个略带戏谑的表情。

       小天狼星憋得难受。他轻轻翻了个白眼,噘起嘴唇,将一吻印在雷古勒斯的手心。他十分乐意看到雷古勒斯触电般收回了手,但那一脸的嫌弃让小天狼星很不满。

       “嘿!”小天狼星抗议道。天知道当年在霍格沃茨时有多少姑娘想得到他的一个吻!

       雷古勒斯熟练地无视掉这份抗议,“……你想说什么?”

       “哦,噢。”小天狼星回过神来。他耸耸肩,姿态里有种典雅的倦怠,“你应该早点和我说这些话……而且,你当时为什么不早点睡?”

       “……什么?”

       “如果当时你睡着了,我就能溜进你的房间把你绑走了。”

       雷古勒斯愣了一愣。他静默着与小天狼星对视,从那双清澈的眼睛里他窥见浅灰色的少年身影。有个黑色的姓氏,勇敢被责成鲁莽,高傲被嗤作自大,却都不妨碍他笑起来时如流星般辉煌明亮。雷古勒斯想起来,父母一直在竭尽全力地提醒他与自己的兄弟是多么不同。这份不同被简单粗暴地用好坏定义。事实并非如此。他们是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截然不同却也相似,恰似夜空下的海,与海上的夜空。背负着,不羁着。温柔着,无畏着。敢做敢当敢爱敢恨着。

       雷古勒斯的心跳悄悄加快了。仿佛回到了童年。他被噩梦吓哭,小声呼喊哥哥的名字,小天狼星就会从隔壁的窗口探出身子,招呼弟弟来和自己一起睡。雷古勒斯一向是拒绝的,因为“被母亲发现的后果很可怕”。小天狼星皱着眉想了想,用魔杖变出一小串烟花,挂在雷古勒斯窗外,整夜不灭。

 

       即使被拒绝了那么多次,他仍不曾放弃带他远走的念头。

       雷古勒斯意识到这一点。既为此恍惚,又为此幸福。明明放在许多年前,他只会觉得小天狼星是个执着的笨蛋。

 

       两人相顾无言的局面最终被一阵大笑打破。小天狼星吓了一跳。印象中他这个弟弟矜持到了内敛的地步,像这样毫无风度地捧腹打滚,还是第一次。

       雷古勒斯笑得差点岔了气。重新顺好呼吸后,他开口说:“别开玩笑了,小天狼星。就算你真的绑架了我,我也会自己偷偷跑回家的。”他措辞冰凉,眼睛却在微笑。

       “啊,我知道。你一直都是这样,我的傻瓜弟弟。”小天狼星也笑,笑意里有光火闪烁,脸上神色坦荡了然,“你会跑回家,但不会出卖我;你会加入食死徒,然后为打败伏地魔而牺牲……”话到最后他的声音凝固了。“牺牲”是件伟大的事,“死亡”却是个不那么讨人喜欢的话题。

       “哦得了吧小天狼星,这种时候忽然显出对我的愧疚会不会有些奇怪?”雷古勒斯浅浅伸了个懒腰,重新躺下。青年略显消瘦的身形陷在被褥里,如断翼的飞鸟暂憩于云海青林。小天狼星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你说得对,我应该在更早之前就察觉到有些蹊跷——嗯,关于,你的死因……”他感到闷闷不乐,挑选词语的速度慢了许多。

       雷古勒斯叹了口气,伸手去拽哥哥的衣领,将那张令人着迷的脸贴近自己的。星辰相撞。他深深望进那双灰色眼睛。“你有什么好愧疚的?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的理想在挂坠盒里的纸条上写得很清楚,不需要任何人替我吊唁。”他语气坚决。末了,仰起头,在小天狼星眼睑上轻轻吻了吻。于是小天狼星面容上最后一片乌云也消散殆尽。

 

       被吻住的时候,雷古勒斯没来得及闭眼。他看见有滔滔不绝的欢喜从小天狼星的眼底上升到嘴边,然后敏锐地在其中捕捉到一丝暗淡的自责。雷古勒斯无言,只探出舌尖,让所有话语融化在温柔的缠绵里。星光夺目,连坚信自己贵为纯血的狮子都为之臣服。

 

       “噢,噢,梅林在上,我刚才做了什么。”双唇一分开,雷古勒斯就皱起眉头,“我亲吻了被家族厌弃的长子,母亲知道后会发疯的。”

       “她本来就是个疯子。”小天狼星听出了弟弟话中的玩笑意味。他配合地支起身子,拍了拍床头的雕花铜柱,摆出惊讶的样子,“而且,你是认真的吗,雷古勒斯?现在开始后悔与我接吻——在我床上睡了将近一个月之后?!”

       雷古勒斯不说话,只是轻轻擂了小天狼星一拳。这回轮到小天狼星大笑不止了。他回了弟弟软绵绵的一击。他们就这样有一下没一下地打骂着,间或开几句对方的玩笑。最终嬉闹以一个拥抱了结,雷古勒斯抱住小天狼星,将脑袋埋在他的胸前。

       小天狼星犹豫了一下,还是替雷古勒斯盖好了象征着斯莱特林的被子。雷古勒斯哼了一声,学着他的样子,用指尖捏起金红格被子的一角,尽力不让自己脸上的不屑表现得太明显。

       “晚安,雷尔。”小天狼星揉揉雷古勒斯的脑袋。像很多年以前,他常常做的那样。

       “晚安,哥哥。”雷古勒斯嘟哝着。喜悦与睡意如鱼群从身体深处逆游而上。海与夜空都粼光闪烁。


『完』


评论 ( 16 )
热度 ( 41 )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