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喜欢为喜欢的人写喜欢的东西 || 在各个圈四处蹦跶ing || 此处是个囤积处哦

〖懿庄〗清和雨

· 今日立夏。用以前摸的小鱼干混个更(。

· 标题随手(。


>>>


       赤壁一战,天下哗然。三国诸将的往事成了街头巷尾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故事。有无名客将其编撰成册,以浅显词句,借说书口吻,供后世继续猜想其中秘辛。其中关于武都司马军师与稷下三贤之一的庄周的故事,原文如下:

       “司马懿这个人啊,忍辱负重步步为营是真,爱恨直白容易执念也是真。自当年决绝离开稷下后,在武都任军师,仍是不忘明里暗里探寻贤者的近况。也曾托人四处买桂花糕回来尝。然而没有一块是他当年初到学院遍体伤痕,贤者亲自举着送到他嘴边的那种味道。后来四方战局落定,却传来贤者逝去的消息。清明时节司马懿孤身一人站在霏霏细雨里茔茔春草前咬牙切齿,攥紧了手却什么都握不住,无论是料峭微风,还是故人魂灵。胸口空了一小块,隐约能窥见当年在稷下的无忧时光。有幽蓝色的蝶从千山万岭另一边飞来,掩住青年眼角一滴泪光。”


       忽而身后传来窸窣脚步声。司马懿回头,眼刀凌厉却不曾吓住青衣碧伞的来人。庄周举高了伞,堪堪遮住二人。他了然,眉间些微讶异完成唇畔一点浅淡的弧,却仍问道,仲达怎么哭了?

       司马懿红着眼眶,不说话。他见识过上古幻术,陈酒可能是砒霜,落花可能是暗器,良人也可能是暗藏杀机的虚影,是看似温柔的英雄冢。他沉默着,克制着,同眼前人对视,僵持。直到庄周揽着他的脑袋搁到肩头,闻到布衣上一如往昔的清淡皂荚香,司马懿才渐渐放松紧绷的身子,闷着声音道了句,贤者如何在此……

       时局已乱,战火遍地,各方势力借招贤纳士之名前来拉拢稷下。其中不乏想聘请我做谋士的国君。一个个回绝太麻烦,索性编了个庄周已死谎托夫子帮忙散播出去,还特意刻了块假墓碑做戏——

       话到此处,庄周停了停,侧过脸颊贴上司马懿发顶,尾音染了笑。没想到却把你引来了。

       青年不答话,只小心翼翼递去一个又一个的轻吻。额头,眼尾,鼻尖,唇。只握住手不行,抱在怀里还不够,须以唇舌去试探,去触碰,去印证,去无声的问一问,此番当真?可是蝴蝶梦我,亦或我梦蝴蝶?

       庄周微阖了眼,不躲不闪,只把手里的伞再往司马懿那偏了几分。仲达与离开稷下那一年相比,长高了许多,眉眼深邃清晰,往常在学院里便总惹得一帮小姑娘脸红心跳。贤者自认淡然超脱,却依然在这孩子乍一见他便褪去尘火收敛锋芒的湛蓝眼波里,颤了颤心肝。

       他并非无话想说。仲达这些年过得如何,旧日恩怨是否了结,他都有些许挂念。但最终仍是什么都没问,只牵起司马懿,如同十几年前握住那个奔逃不止浑身泥泞的小孩颤抖的手掌一样,五指妥帖地扣进他指缝。

       庄周说,回家吧。还下着雨呢,凉。


(完)


评论 ( 1 )
热度 ( 47 )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