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喜欢为喜欢的人写喜欢的东西 || 在各个圈四处蹦跶ing || 此处是个囤积处哦

【明弈】日暮云沙古战场

· 是小首领明。试了用另一种方式讲故事。

· 标题取自王昌龄《从军行(其三)》。强推这组诗,简直满足了我对长城的所有想象。

· 灵感来自油总“星星向小首领要亲亲”的那幅画。少年感无敌赞了我吱哇乱叫。

· 三千四百字。文笔和我2-13-5的打野战绩一样菜(。提前抱歉。


>>>


1.
  少年来到长城时正值日暮。

  他站在城门前,一身衣料绘尽山水清明。古老遗迹投下暗影深深,如硕大羽翼将人轻柔包裹。

  少年说,他想找一个人。


2.

  众人围上前,当中拥着被请来定主意的小首领。

  虽然敬称一声首领,明世隐却是与少年相仿的年纪。他自报了家门,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说:“弈星。”对弈的弈,星罗线的星。

  明世隐问:“你从哪里来?”

  弈星答:“长安。”

  “长安?”明世隐重复一遍,笑颜明亮,“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弈星望着那双眼睛。仿佛望着对正映着问题答案的血玉。

  他思量了会,“长安,是人们能想到的最繁华之地。”

  是幸福所在,是您之所在——这句话,他忍住了,没有说。


3.

  明世隐点点头,回身道:“让他留下吧。”

  无人有异议。

  弈星道谢时,两手安静地垂在身旁。明世隐侧眸瞧他,问:你来这里,是想找谁?

  他脸上是单纯的好奇神色。弈星眼神却一软。

  他答:“找我的师父。”


4.

  弈星坐在路边的酒肆里,饮井水泡出的茶。小首领凑到他跟前。

  “我们这少有外人来,大家平日也没准备过客房,你要不将就着和我睡一间?”

  见弈星答应了,他又问道:

  “说起来,你今年多大年纪?”

  弈星答:“十七。”

  “十七啊……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诶。”明世隐递去一块切好的香瓜,随口感叹。见着弈星脸上略微的惊讶又慌忙解释他不过是看弈星眉清目秀身形纤瘦便误以为会比自己年幼,未料两人一般大。

  他一面说一面比划,到最后声调上扬手势上扬,摸了下扎成利落一道的马尾后有些不好意思地歪头笑起来。那笑容真实可信,具有感染力,连带着弈星也弯唇,嘴角弧度牵出点年岁深处的画面。曾有谁为他束发,小巧的紫檀木梳在直顺青丝上一梳梳到尾。那人在他身后喟叹,声线在香炉飘飘袅袅的轻烟里和缓地低沉——

  “星儿,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啊。”


5.

  小首领偶尔会出城,去关外的集市。

  集市热闹,四处都能闻到瓜果、茶叶和被晒过的干草。与长安城过节时燃在灯里的奢华香料、尧天院中浓而不俗的牡丹花香都不同,这味道单纯温暖,令人心安。弈星提出想跟着去的时候,明世隐爽快地点了头。他担心他不识路,两人始终拉着手。偶尔说笑,旁人眼里亲昵得如一同长大的好友。回来时明世隐背上的竹筐装满了竹编蝴蝶之类的小玩意,小孩子们团团围上来,默契地等小首领将筐里的东西一一分发。最终人手一个,不多不少,皆大欢喜。

  待人群散尽后,明世隐从怀里摸出一捧枣,递给弈星:“新摘的枣。水果摊的大娘送的。你尝尝,可甜了。”确实。又大又红又脆。咬下去的瞬间声响清亮,枣肉和齿频频兵刃交加,打出一场酣畅甘甜的胜利。

  明世隐看着弈星眉眼间尽是来不及收敛的惊喜,得意地从余下的枣里又取出一颗放到嘴里。

  “我说的没错吧?”他看他,挑着眉。

  弈星面对这简单的提问却忽的有些恍神。遥遥暮天之上,云霭脚步轻缓地流浪。除了“嗯”没有别的回答——眼前的人。明世隐。对他提出的问题向来都不该也确实不存在否定回答。


6.

  弈星站在高高的城墙之上,一瞬不瞬地望着战场上的明世隐。看他撤步,抬肘,格挡,另一只手上匕首以刁钻却致命的角度扎入魔种的眼。半空中绽开血花。这个年纪的明世隐理当不通棋艺,却总能准确地踩在弈星布下的虚空棋盘的要处。他已经具备了不凡的聪颖与敏捷,日后经忘川水荡涤便成了旁人眼中的料事如神。 

  弈星原是希望与小首领并肩作战的。这个提议却被坚定地否决了:“你会受伤的。”他没有笑话弈星连棍棒都握不稳当的胳膊,只是担忧地看着他,柔声道,你会受伤的。

  负伤的魔兽嘶吼,脚爪扬起沙尘。弈星紧接着掷下一颗白玉棋,幽幽莹光清晰了视野。明世隐会意,回首仰脸朝他一笑。 

  “好棋。”


7.

  弈星偶尔会回忆。师父怎么唤他的?——“星儿”。如同初冬时节第一片印在眉间的雪,被年岁捂化了才觉出暖来。但小首领不,他唤他“吖星”。带着点长城居民独有的口音,嘴角扬起,然后干脆利落地咬下来,双眸都弯出明朗透艳一个笑。

  “吖星喂——”  

  黄沙日暮,黑瓦孤烟。独这一声堪比春风,在弈星心头吹开不败的柳色。


8. 

  明世隐其实原先并不叫明世隐。这名字太超脱了然,不沾一点尘烟气。是他后来重新为自己取的。少年写过自己的名字,弈星却还是习惯在脑海里纂改笔画。嘴里唤的是小首领,心底悄悄念一声师父。明世隐见人偏偏在这么件小事上执着得很,双臂一抱下颏一仰,说再用敬称我可就亲你了诶。夕照在他身后燎开半片大漠,连带着那双瞳里也落了点虚张声势的火星。

  未料弈星闻言,抿下唇垂点睫,肩膀收成个柔和又坚定的弧度。

  好啊,他说。再抬起头,那双清如明潭的眼里头一回藏了点什么。

  藏了句话。

  小首领的脸,腾的一下红了。

  那双眼睛在说,好啊,你亲吧。


9.

  小首领亲上去之前,犹疑了许久。

  他向来翻山越岭不曾有畏,面对近在咫尺的清秀眉眼却头一回欣喜得手足无措起来,不知该在何处落那重要的一步。他的指尖自弈星眉梢沿着脸廓轻抚向下,滑过眼尾时弈星顺从地合上双眸。明世隐觉得胸腔里被谁放了一面鼓,狂擂出与战时略有不同又几无二致的急迫。他小心而郑重地调整好气息,微微低头,贴住弈星的唇。

  天地骤然寂静。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桑田化沧海。水来时没入呼吸。迫使一个少年红着脸喘着气睁开眼,睫羽扑闪如同翩然鸿雁。他偷偷望另一个少年。

  满目星辉。


10.

  初到长城时,小首领曾领着弈星驰骋大漠。弈星方才知道原来荒漠有颜色。清晨寂蓝,黄昏赤红,到夜里同远处连绵起伏的山丘一起隐匿成黑。

  如今他们坐在沙丘上,身旁烧着篝火,马儿对空嘶鸣。弈星不是没有见过星星与夜。只是长安城中灯火长燃续了白昼,那些细细碎碎亘古闪耀的光点,他看不清晰。

  弈星说:“星空真好看。”

  明世隐看看星空,看看弈星;看看弈星,又看看星空。

  他并起两指抵上温热的唇,轻声道:“嗯,星星真好看。”


11.

  明世隐终于找到机会问弈星:“你想找的师父,是个怎么样的人?”

  他侧过脸瞧弈星,下颏枕在胳膊上,胳膊叠起来搭在城头上。    

  弈星静了片晌,说:“师父和你,有一些像。”

  明世隐眨眨眼,“他是你很重要的人?”

  弈星不假思索地点点头。

  明世隐长长地“喔——”了声,视线移向天尽头,“就是说我对你也有点重要的。很好啊。”他心无嫌隙地笑。素净面容上晕开点后来寻不见的东西。

  “我们回去吃晚饭吧。”明世隐站起身,反握住弈星轻轻搁在他肩头的手,“喝蜜枣粥。”


12. 

  有一天,弈星说:“我该走了。”

  “你找到想找的人了吗?”彼时明世隐正在剥葡萄。语气深处有一种只有他自己知道的、“这一天到底还是来了”的无奈与愤懑。葡萄皮薄,他剥得不太干净,可是弈星驾轻就熟地就着他的手将果子咬在嘴里。

  “嗯。找到了。”

  “那你以后还会来长城吗?”

  弈星实话实说:“也许……不会了。”

  “没关系。”明世隐拣起下一颗葡萄,悠闲的神情忽然认真,“我去长安找你。”


13.

  第二日清晨,迷迷糊糊间明世隐摸索身旁,只有叠得齐整的被子。

  他翻身下床,伸着懒腰走出门,和相熟的卖药郎打招呼:“大叔早啊。弈星是不是跟着商队回长安啦?几时走的?”

  “弈星?”卖药郎皱了下眉,“谁啊?”

  明世隐一愣。

  他又拦住好几个分明见过弈星的人。得到千篇一律的摇头:“不知道。不认识。”

  “大娘。”他小跑到水果摊前,艰涩地开口,“弈星呢?”

  妇人从垒成鲜红小山的石榴后抬起头:“没听过这个名嗬。是哪家孩子?”

  明世隐的嘴唇倏地苍白。

  有小孩子从身后一路打闹过来,见他失魂落魄地站在路中央,笑嘻嘻地伸手一推,“小首领哥哥,你在找谁呀?”

  “我……”

  明世隐回身,视线在各色小摊和人群拼凑出的热闹景象里来回检索过。他张开口。有个名字梗在喉间。

  弈星。弈星。弈星。

  最终,晴朗碧空下,他抬起胳膊,窘迫地挠了挠头。

  “我在找……谁来着?”


14.

  “星儿?”

  弈星悠悠转醒,深红牡丹纹锦外袍滑落肩头。眉心点砂的男人迈进厅里。声音如脚步款款。

  “师父。”弈星应答。余光瞥见香炉处隐约的烟。

  白日里明世隐随口提起曾与故人一同吃过新鲜的枣,是和晒干后的绵密口感完全不同的鲜脆的甜。弈星听着,棋子下得比往常迟了一瞬。晌午过后,便伏在桌案上做了这个梦。

  梦见了年少的师父——梦见了小首领的梦。

   “星儿睡得久,发带都松了。”明世隐拾起落在桌旁石青色滚水纹的缎带,执了梳子,将弈星一捧长发握在手心。一梳梳到尾。

  “可做了个好梦?”

  弈星思量片晌:“师父,我有一句话想问。”

  “嗯?”

  “您后来……可还曾遇见那位少年故人?”

  明世隐闻言,手上动作不停,为弈星束好发。随后拾起外袍,披回身上。

  “晚饭时见你睡得香,我便让阿离他们莫来惊扰你。若觉得饿,我托裴擒虎去集市上买了蜜枣粥,正放在炉子上温着。”

  “多谢师父。”尾音里渐渐溢出笑意,“我这就去喝。”


  待弈星也离了厅堂。庭院无人,只一点沉静的灯笼的光。

  远远的,平沙如雪。月色坦荡三千里,恰如少年。


『完』


评论 ( 14 )
热度 ( 90 )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