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专(只)业(会)产短篇&糖的杂食动物 || 啦啦啦回来啦,欢乐地在各个圈四处蹦跶 || 此处大概是个囤积处?

【敦芥】幼稚园paro

·#文野60分#的产物
·字数一千三左右的小短篇
·糖。虽然可能有点混乱无逻辑,不过,是糖就行了嘛!(你走)    

       中岛敦成为幼稚园教师是在四月份,教室外的两棵樱花开得最为艳丽的时候。
        他遇到芥川龙之介时已经入了秋,空气里开始带上落叶气息的凉意。敦和这性格冷傲又倔强的小孩才打了一天交道就觉得累到不行,回到公寓里把自己往床上一扔倒头就睡,隔天起得晚了还差点导致上班迟到。
        
        “中岛老师再见——”
        “明天见。回家路上要小心哦。”中岛敦微笑着和班上的孩子道别。目送着小小的身影渐行渐远,他颇为安心地舒了一口气,望一眼渐渐被夕阳涂抹成橘色的地平线,随后抬起手,拦住正要擦过自己腰侧的身影。
       “芥川,”敦蹲下身子,视线与面前的孩子齐平,“你要去哪?”
        “……”对方以沉默应答。那双漆黑无神的眼睛一眨不眨地与敦对视,生出抵抗的意味。
        “你明明就没地方去。”敦在心里默叹口气,抬手握住芥川细而瘦的手腕,动作里透出股温柔的强硬,“待会我带你回我家,煮茶泡饭给你吃。”
        “不要。”芥川脸上露出明显的不情愿。
        敦茫然地看着他。
       “我要吃红豆沙。”
       敦微笑,笑容里透出一股温和:“好。”
       
       晚上七点,芥川趴在敦居住的公寓的窗户旁,两手撑在窗玻璃上往外看。街边的路灯逐一亮起,灯光溶在夜色里,像一颗颗蓬松柔软的棉花糖。
        “芥川。”敦捧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红豆沙从厨房走出来,见芥川没应答,干脆将碗一放,径直走过去抱起小孩。“小心别着凉。”面对芥川不满的目光,敦松开手,露出抱歉的神色,“那个,红豆沙做好了。”
        芥川垂着眼想了片刻,还是坐到饭桌边,用拘谨却规矩的姿势享用起敦为了他现学现做的晚饭。味道还不错。他偷偷瞟一眼在厨房洗碗的身影,心底的冰悄悄化了一块。

        “喂,难不成我要和你一起睡吗?”芥川穿着从敦那里临时借来充当睡衣的衬衫,边坐在床沿卷袖口边问中岛敦。然而成年人的衬衫对于还在上幼稚园的小孩来说尺寸实在太大,扣好扣子后穿在芥川身上像一件袍子。
         抱着一沓资料的中岛敦从卧室外探出头来,“只有一张床啊。”言下之意这都是没办法的事,“不过芥川可以先睡。”  见芥川眯起眼睛望过来,敦掂了掂手中的东西,“我要备课。”
       “那么努力做什么?”芥川从床上跳下来,趿拉着拖鞋走到门边,仰脸看敦,“明明只是个幼稚园教师。”
        “这可不像是幼稚园小孩说的话。”敦艰难地将资料全部移到一边手上,空出的那只手摸芥川的头的动作却轻得像片羽毛,芥川挡了一下,却没有挥开,“因为我是老师,所以要认真对待每一位学生啊。”二人静默了几秒,敦的声音轻轻地响起,“芥川?”
        “我说你啊……”芥川冷嗤一声,眼神和语气一瞬间都像是个大人。
        敦眼中的光难以察觉地消下去,他用一只手小心翼翼地帮芥川把衣领捋平:“去睡觉吧。”顿了顿,“晚——”那个“安”字还未脱口,就被芥川一掌堵了回去。
        “明天的早餐我还是要红豆沙。”他沉静地说。敦的瞳孔因惊讶而微微放大,芥川的表情却依旧懒散淡漠,“但是明天的晚饭,可以吃茶泡饭。”
        敦将放在自己嘴上的那只手拿开,眼睛因为开心而弯成月牙形:“知道了。”他将手里的书本放在旁边的地上,再次抱起芥川。但这次,芥川把脑袋埋进敦的颈窝,眼底有欢喜翻涌而起。
       敦把芥川放到床上,为他掖好被子,关灯前回头道了一句:“晚安。”
       芥川点点头,一双眼睛在夜里亮如萤火。

      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的关系有所好转是在冬季。更准确的说,是在晶莹小雪自天上飘落,整个城市仿佛被施了魔法般纯洁又美好的,一个晚上。

『完』       

评论
热度 ( 14 )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