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专(只)业(会)产短篇&糖的杂食动物 || 啦啦啦回来啦,欢乐地在各个圈四处蹦跶 || 此处大概是个囤积处?

【双黑】时人未忘

·BSD原作设定
·三千字左右的短篇。灵感来源于漫画第31话的封面。
·时间轴的问题请不要深究(认真脸)。

(一)
       天空中下着小雨,地面湿漉漉的。远方的海是描绘末日的油画里常见的灰白色,浪花凝结在风里。十四岁的中原中也沿着平直的海岸线奔逃,脸上带着即将被猎狗追上的兔子才有的惊恐和绝望。然而当他将脚踝用力一扭,借力侧身躲进港口旁的小巷时,眼里却忽然闪出光火般耀眼滚烫的倔强与不甘来。
 
       八年后, 二十二岁的中原中也在同一个地方被人追赶,然而与当年不同,他的脚步平稳,呼吸规律,眼底甚至浮着淡淡的嘲讽。
       三天前,黑手党收到一封来自敌对势力的邀请函,表示希望双方能进行一次和平面谈,字里行间都是暗裹杀意的恳切。“既然对方把意图表达得这么明显——就由你负责使者的工作吧,中也君。”森鸥外无奈地将阅览完毕的信件放回信封,抬起脸微笑着看向朝他一礼表示受命的中也,眼中狡黠的光点一闪而过,“而且,会遇到什么有趣的事也说不定呢。”
       中也对那“有趣的事”其实不甚在意,他只想认真地做完任务然后回去报告结果。本来他可以在会面地点就将埋伏好的武装人员统统干掉,为了保持低调行事的准则才不得不把敌人引到这种偏僻的地方,不然的话——中也抬起手,黑色的重力因子缭绕在他指尖,将高速逼近的子弹一一挡下。啊啊,真是令人火大,这么想着,中也把肩膀转过一个刁钻的角度,整个人轻松闪进巷子里——他可是一点也不想再光顾这个鬼地方啊。
       纷乱的脚步声逐渐靠近,中也撇撇嘴,回过身准备给敌方最后一击了事时,背后忽然炸开一声怒喝:“你在做什么?快跑啊!”
       “哈?”中也扭过头,朝隐在阴影处的喊话少年丢去一个警告的眼神,“别捣乱啊,小鬼。”说话的同时,他操控着黑色的粒子沿着两边墙壁一路铺开,如同猛兽的巨齿,静候着将落入陷阱的猎物撕碎那 一刻。
      “我没有瞎捣乱啊!你在被人追杀不是吗——”少年见中也无视自己的话语,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男人手腕,浅棕色的眼里有很真实的愤怒在燃烧,“快点逃啊笨蛋!”
      中也震惊地看着那张稚气未脱的脸,大脑一下变得空白:“太宰?!”

      一瞬间,时间回溯。十四岁的小孩站在小巷中间,重力因子从他四周腾空而起,筑成一道黑色的围墙。围墙中央是一张写满慌张的脸。
       年龄相仿的男孩在这时从一旁冲出来,抓住他领子向后一扯:“快逃啊!笨蛋!你在这里站着不动是等死吗——”
       短短一秒,围墙崩溃,雨点从天而降,打湿身子的同时分割中也的视野。他努力把目光聚焦,却看不清男孩的脸。
       “快跑!不要回头!”男孩的手在他胸前用力推了一下。中也踉跄几步,雨声太大事情太突然,他反 应不过来。
       “放心好了。”男孩背对着中也,侧过半个脑袋。明明还是个少年,声音里却透出大人才有的深沉与悲伤来,如雨似雾,“我们会再见面的。”

(二)
       一颗子弹尖啸着擦过中也鼻尖,毫不留情地将他从回忆里硬拽出来。中也回过神,对上跟前少年不为之所动,依旧坚毅的眼神。
       “啧!”中也皱眉,试图以异能回击,然而空中并没有重力因子随他手势弥散开来,“喂!”他几乎是愤怒地望向少年,“放手!”
       疑似太宰的少年闻言一愣。中也却顾不得那么多——两个身着黑衣的杀手跟了上来,一左一右拦在巷子口。中也一甩手挣开少年,踮起脚尖跃上前去,抬起胳膊肘狠狠击在左侧那人下颏,对方应声倒地。中也顺势接过从他手中滑落的枪,转过身子,膝盖一低,躲过迎面而来的射击,同时举起手对着前方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敌人的血从胸口飞溅而出,战斗结束。整个过程无比干净利落,一直沉默观望的少年在这时撅起嘴,吹了声口哨以示嘉奖。
       “嗯?”少年比成圆形的嘴逐渐合拢成一个向下的弧度。他面无表情地望向中也,以及原本对着敌人、现在对着他胸口的,黑黝黝的枪口,“这是什么意思?”
       “说吧,”中也同样面无表情地看回来,“你到底是谁。”他的语调同眼神一样冰冷,然而那寒意不过浅浅一层,虚张声势而已。早在少年握上他手、他发现自己用不了异能时就明白了,少年在不自觉的情况下使用了「人间失格」。拥有这种令人火大的能力,世界上除了太宰治不会有第二个人。
       “你之前不是说对了么。” 少年沉静地应答,这份沉静却如同隐秘的飓风,在中也心底卷起强烈的不安。少年直直地看向中也,稚嫩明亮的脸上那双浅色的眼睛像是玻璃,平静光滑得看不出任何足以指证他说谎的裂纹,“我名为太宰,太宰治。”
       中也瞳孔微微一扩。有哪里不对劲。残缺的拼图被拼上最后一块,形状和图案都契合无缺,然而就是因为这份完满来得太轻易,反倒容易让人起疑
       忽然有只手拍上他肩膀。中也一颤,手枪走火。

       “你在做什么啊,中——也——”太宰治从中也身后探出头来,目光在空无一人的巷子里流转一圈后停在中也手中的枪上。太宰眼神变得犀利:“发生什么事了?”
       “喂,太宰,我问你,”中也缓缓转过头,脸上的表情让人难忘,“我和你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太宰沉吟着想了想,埋在额发下的眼睛一暗:“在黑手党总部。”随后他语调一下扬起来,尾音像是镜子折射出的反光,虚假的愉悦,“哎呀,当时中也不是由红叶大姐领着么?我则是被森先生带过去……”
       “当时,”中也打断太宰的话,他压着嗓子,一字一句地说话。某种情感在那些语句间暗自涌动,“你左腿和脸上都缠着绷带吧?告诉我,”他抬起手,将枪口抵在太宰下颏。两人摆出的姿势奇异,却没人觉得好笑,“那些伤是怎么弄的。”
       太宰望向中也,试图窥探前搭档内心所想,却被中也眼底坚硬的认真挡了回来。什么嘛,瞒不下去了吗,太宰轻轻呼出一口气,嘴角扯出一个含了怀念的笑:“之前为救一个被暴力分子追赶的小孩,不小心受伤了而已。真是的,那些追兵下手不够狠呢,明明我可以早在那时就死掉呢。”话到最后带了点浮夸的遗憾语气,中也始终紧绷的肩膀在那一刻放松下来。
       “说的没错,真是遗憾啊。”中也将枪随手一扔,整个人恢复到平常的样子。他看看地上的两具尸体,想着任务多少算是完成了,也是时候回去见首领了。他绕过太宰,却在一只脚踏入阳光下时被人叫住。
      中也回头,不耐烦和疑惑同时在他脸上浮现:“干嘛?”
      “嗯……”太宰治凝视着中也,面前人的脸和当年他救下的小孩微妙地重合起来,“不说声‘谢谢’吗?”——他最终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没什么。”他灿然一笑,于是许许多多的复杂表情被那笑容所掩盖。中也盯着这张笑脸看了一会儿,然后一耸肩,渐行渐远。

      太宰却一直站在原地未动。阴影和光在他脸上撕咬打斗。“谢谢。”他低喃,眼底弥散开带着凉意的温柔,“中也变成熟了呢。”
      巷子尽头,先前的少年倚靠着墙,半虚半实地站着。他长着一张和太宰治一模一样的脸,看起来却更为年幼。他轻声哼着歌,全然不顾自己身体正随着歌曲旋律化作流光,四散而去。一曲终了,人影消失,空气中仅留下一声满足的叹息。“看来,不再需要我救了啊。”

(三)
       雨还在下。十四岁的太宰治趴在巷子里,靠着伤口处传来的阵阵疼痛才不至于失去意识。他觉得冷,想找个地方躲雨顺便查看伤势,然而左腿被人打断、视野被额角流下的血糊得通红的家伙,什么都做不了。
      
      “哎呀,太宰,难得受这么重的伤呢。”有谁悄无声息地走近。男人在太宰面前蹲下,查看他的伤势,“没关系,我立刻叫医生为你治疗。”森鸥外将手中黑色的伞移到太宰头顶为他遮雨,同时伸出另一只手想扶太宰起来。
       太宰犹豫了片刻,还是抬起沾满灰土的手抓住森鸥外昂贵的西服,摇摇晃晃地站起身。
       “你忽然就从我身边跑走,真是吓了我一跳呢。”
       “您居然真的放任我溜掉,我也是很吃惊的啊。”太宰语气冷淡地说。他看向一直躲在森鸥外背后的小孩,那孩子衣衫褴褛,怀里抱着个破旧又诡异的布娃娃,察觉到太宰锐利的视线,他有些害怕地缩了缩身子。“您什么时候变了喜好?爱丽丝会伤心的吧。”
       “太宰你还真是爱开这种伤人的玩笑啊。”森鸥外将胳膊抬起一个恰到好处的角度,阻挡住太宰的目光。太宰皱了皱眉,抬起头。男人微笑着望回来:“那么,事情——你不惜抓住空隙离开,跑到这种幽暗小巷里也要做的事情,怎么样了?”语气温柔得像是个不容置疑的命令。
       太宰撇撇嘴,小孩子脾气暴露无遗:“还不错。用一身伤换了一个家伙的命。”
       “是吗?既然是太宰说合算的交易,那就一定合算。”森鸥外笑笑,“救了个什么样的人呢?”
       太宰忽然沉默了——当时的他对“救”“珍惜”“保护”一类的词还甚为敏感。森鸥外耐心地等着他重新开口。
       “不仅是矮子,还是个笨蛋。”简短却干脆的评价。
       “这样啊。”森鸥外不再追问下去。他抬眼望向天际,乌云已经散去,却没有阳光洒下来。尖角的建筑物刺入天苍白的皮肤,莫名的孤单寂寥。
       “刚才,红叶说她捡到了一个不知为何就惹上了暴力团体的孩子,听描述和你救的人很像。”森鸥外把手放在嘴边,轻轻咳了一声。说实话,太宰忽然亮起的眼睛让他有些吃惊,这孩子居然会对他人的事感兴趣,“要不要见一面?”
       “……”太宰摆出一幅思考的样子,试图平静自己猛然加快的心跳。他想起自己说的那句“还会再见”,本来只是随口许下的诺言,没想到竟真有实现的可能,“那家伙的名字?”
      “好像是……中原中也。”
      “嘁。”太宰别过脑袋,上扬的嘴角仿佛破开暗界的刃,闪闪发光,“这名字真是傻透了。”

『完』

评论
热度 ( 31 )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