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专(只)业(会)产短篇&糖的杂食动物 || 啦啦啦回来啦,欢乐地在各个圈四处蹦跶 || 此处大概是个囤积处?

【敦芥】约旅

·#文野60分##旅行#的产物

·师生设定。敦为小学教师,芥川为三年级生,对话中提到的太宰为六年级生。文中背景为二人同居中。

·字数两千四百左右的短篇。一言蔽之:糖。

     “马上就到春假了啊。”写完学期末的工作报告后,中岛敦将面前堆积如山的资料推向旁边,看了一眼摆在桌子角落的小小日历,随后望向坐在对面的芥川龙之介,问道,“芥川你——”忽然想起前几天和太宰治聊起假期安排时对方以半玩笑半认真的口吻提出的建议,“想去旅行吗?”

       一放学就来到教师办公室等待中岛敦下班的芥川抬起头,边揉搓着敦怕他等久了无聊而特意买来的老虎玩偶,边把问题抛回去:“随你。”言下之意:我只是个和你同居的三年级小孩,只要你想完全可以强拉着我出门,何必麻烦自己来问我?

       敦被芥川出其不意的回答一堵,先前想好的所有应对“否”的语句猛地卡在喉咙里,噎得他难受。但他并未在意芥川话中那些细小锋利的恶意——或者说他渐渐学会了包容芥川性格里狂躁激进的那部分。敦望向窗外,远处的地平线被夕阳染得仿佛涂上了厚厚的橘子酱,他说:“那等放假后我们就走吧,这个季节说不定刚好可以看到早春的樱花——”话在这里停了下来。敦屏住呼吸感受着空气中是否有微妙地情绪变化,确定芥川默认了自己提出的方案后,他将脑袋搁在椅背上,呼出长长一口气。

       随后却又因为太过开心忍不住微笑起来。

       芥川望着敦因为努力抑制笑而微微耸动的肩头,对于那个人为了什么而欢喜似懂非懂。

       马上就到春假了啊。

 

       自许下旅行的约定的那天起又过了两周。等到小学正式放假,学校不再有工作安排,气温也回升到敦不必时刻担心芥川着凉感冒的程度,二人才终于坐上象征着旅途开始的早班列车——目的地是箱根。至于原因,有樱花有神社有温泉现在是旅游淡季人比较少什么的倒是其次,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芥川实在看不下去中岛敦连着几天都对着一张日本地图冥思苦想的傻模样,随口道“去箱根好了”,这才将被困在千百个地名中的敦解救出来。

 

       敦与芥川的初次旅行,为期三天。

       说是三天,不过从他们在箱根下车的时候起,就已经算是第一天的开始。

       他们先去看了樱花。其实并不用刻意去找,从车站到预定好的旅馆的路上,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粉红色,人从其中穿行而过,不知不觉就染了满身香。敦对樱花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他任职的小学校园里也有种,一到季节就肆意盛开成粉色的云。只是像这样满怀欣喜激动地和别人一起散步在樱花中,他还是第一次。

       敦偷偷地瞟一眼走在自己身侧的那个“别人”——一只手拿着敦买给他的樱花和果子小心翼翼地品尝,一只手捏着敦的袖口。芥川注意到来自头顶的视线。他扯了扯手中的布料,仰脸看着敦,语气认真:“我是为了防止你这家伙走丢。”

       敦对芥川的话语置以无奈的一笑。比起芥川最初见到他时以嘲讽口吻道出的“蠢货”,“你这家伙”作为称呼已经温柔许多了。

       接下来的路上两人没有再聊天,敦觉得气氛沉闷开始小声地哼歌,芥川就安静地边吃点心边听。敦温和的声音溶进阳光里,阳光洒在他们身后,铺开一地闪光的鳞。

 

       第二天清晨,敦带着芥川去了旅店附近的神社。

       当时天上飘着小雨,石阶湿漉漉的,视野灰蒙蒙的,寒气缓慢无声地消解在人的每一次呼吸里。因为是座难得有人光临的小神社,来参拜的时辰又早,小路上便只有敦与芥川二人。芥川把将近半张脸藏在围巾下,不再抓袖口而是直接握住中岛敦的手,感受到与因为自己身子弱而偏低的体温截然不同的暖意从手心传来,芥川不由得做了个深呼吸以平静从心底涨上来的欢喜。

        中岛敦却没察觉到孩子情绪的小小起伏。他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探路上。哪里长满青苔哪里有个小泥潭哪里忽然蹦跶出一只青蛙,他都会一一说给芥川听。担心芥川摔倒受伤的紧张心情毫不遮掩地露在空气里,有和羊绒围巾一样使人安心的味道。

       摇一摇系在风铃上的麻绳,投铜钱,随后击掌、许愿、抽签,简短的仪式过后,敦牵着芥川原路返回。下雨的缘故,二人在客房里待了一整天。芥川看着窗边的海棠花,写俳句来打发时间。中岛敦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看他和芥川各自抽到的两张“大吉”,时不时地就会把头埋进被子里,发出咯咯的傻笑。

 

       最后一天晚上,敦泡完温泉回到房间里,刚要开灯,就听见黑暗里幽幽地传来一句问话:“为什么突然带我来旅行?”

       敦的手指在开关上停了半秒,最终还是没有按下去。他循着声音来到阳台,拉开巨大的落地窗后,看到一个穿着白色浴衣的瘦弱身影。

      “你在这里做什么?”敦学着芥川的样子在木制台阶上坐下,把脚搁在庭院的土地上。他们的客房位于一楼一个占尽地利的好地方,轻易就坐拥满庭的月光和海棠花香。

       芥川扭过头,凝视着敦的脸。敦见他发梢湿漉漉的,想来是先前在温泉池里沾到的水汽没有擦干净,便从肩上取下毛巾,动作自然而轻柔地为开始芥川擦头发。芥川本能地想挡,手却在抬到半空的时候又放了下来。“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带我来旅行?”

       敦把目光移向芥川的脸。芥川的面上带着孩童的稚气,目光里却透出大人才有的深沉来。他明白这时撒谎没有任何益处,便老老实实地说:“芥川你总有一天会结束和我住在一起的日子,说不定还会离开横滨去到别的地方,到那时我再想和你一起旅行就难了啊。”

       芥川继续望着敦。对方眼神坦然,一看便知说的是实话。芥川浅浅地叹了口气:“有人和你聊过什么?”照他的了解,为人单纯的敦应该不会没来由地冒出这种念头。

       敦点头:“太宰。”

      “……”

      见芥川沉默着低下头不再言语,慌乱迅速涌起淹没敦的心脏。

    “那个,呃……”敦怀着歉意,一点一点的凑近芥川,“你生气了?对不起啊——”

    “我不会离开的。”芥川在敦将脸贴近他的时候抬起头来,月光把他黑色的眼睛照得熠熠发亮。他只有在十分认真时才会一改平日淡漠的模样,露出这样的表情。

     “诶?”敦一愣。

     “我说了,我不会离开的。”芥川将靠近敦,他的呼吸落在敦的鼻尖,却是与夜风完全不同的凉,“你想带我去旅行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唔不对,”他皱了皱眉,似是在不满自己的失言,“下次,到我带你去旅行了。”

       中岛敦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先前惊讶的表情逐渐合拢成一个向上的弧度。深蓝的夜空中,云朵走得缓慢而悠闲,将弯月和星辰都拭得明亮。敦望着面前目光执着的孩子,恍然间竟对那个看似缥缈的诺言生出了些许期待。

       半紫半金的眼里有笑意和色彩奇异的光在跳跃闪动,中岛敦说:“好啊。”

『完』

评论
热度 ( 13 )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