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专(只)业(会)产短篇&糖的杂食动物 || 啦啦啦回来啦,欢乐地在各个圈四处蹦跶 || 此处大概是个囤积处?

【芥樋】夕色里的葵花与猫

·#文豪野犬60分##角色与动物#的产物。
·完美诠释什么叫题目与内容几乎完全没有关系(题目断句为:夕色里的/葵花与猫)。微芥樋(但还是不要脸地打上了tag)。猫的名字源于樋口一叶代表作《青梅竹马》的男主角。
·虽然文里写了芥樋二人初遇的场景,但其实私设里的二人初遇并非如此。
·两千字左右。第一次写芥樋,文笔略渣抱歉。

       有风撩过树梢,红色黄色的落叶从枝头纷扬而下,落在地面上,洇出青石板的纹路。入秋后,天气逐渐转凉。樋口一叶提着便利店的袋子,脚步轻快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将小半张脸裹在围巾下,淡金色的长发披在脑后,浅色的眼睛里是明亮的光。夕阳在她身后铺洒开一地橘红。少女整个人如同盛开在暮色里的葵花,不为任何琐事所缚,肆意随心地向着心底所憧憬的地方生长,去到能抓住梦想、能看到日出的地方。
       路过公寓附近的一条小巷时,一叶忽然听到巷子深处的阴影里传来一声微弱的叫唤:“喵呜——”带着惹人悲怜的呜字尾。
       一叶停下步伐,倒退几步,探头朝阴影里望去。经常被清洁工忽略的角落里杂物堆积,凝滞的空气因为染上腐烂水果的味道而过分甜腻。一叶觉得自己应该会找到一张表情淡漠的脸或是一个摇尾求怜的身影。然而最终与她四目相对的,是一双暗夜星辰般熠熠发亮的眼瞳。

       从这天起,一叶便时常留意那只小猫。住的公寓里不许养宠物,她就在巷子口打扫出一块干净地方,买了用来装水的小盆子和猫粮摆在那。渐渐的,信如——她为它取的名字,它听到后甩甩尾巴,算是默许——与一叶之间也有了某种默契。咬开猫粮袋子的动作快准狠,抬脸望向她的眼神却清澈如水。
       这种平凡里渗透着微小幸福的日子持续了将近一个月。又是一天黄昏,一叶拿着猫粮走向小巷口,却在看到那个人时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那是一个全身着黑的青年。他从巷子里走出来,脚步虚浮无声,如同幽灵鬼魅般阴鸷冷傲。一叶瞧见他发尾染着浅浅灰白,让人想到那只耳尖呈白色的小猫。似是察觉到一叶的视线,他望过来,寂暗的眼像无边深渊,你在望着它时,它却没有望着你。
       青年很快收回目光,黑色的背影似一缕烟渐飘渐远。一叶回过神来,走到巷口,轻声唤信如的名字。猫咪欢叫着跑出来,样子纯真无邪,与那青年截然不同。

      这份纯真被毁掉是在三天后。
      日光明亮的早晨,整座城市尚未完全醒来的时分,正在便利店挑选面包的一叶猛然听到窗外传来一声巨响。她抬头望去,瞳孔因震惊而缩起。黑色的浓烟遮蔽整个天空,暗红火星在其间飞溅四散。但使一叶脸色变得惨白的原因在于浓烟升起的方向——在一条街开外,她的公寓附近,那条小巷所处的地方。
       一叶用力推开便利店的门,用最快的速度朝那方向奔去。不安自她心脏蔓延至全身,所经之处有黑色的荆棘勾结生长。冷风灌进一叶的肺,那些荆棘骤然缩紧,一阵阵锐利的疼。
       当一叶终于赶到事发地点时,警察正在清理现场。似乎是发生了小规模的黑帮火拼事件。所幸附近的居民中并未出现伤亡。听到这个消息时,一叶正撑着膝盖,努力调整着呼吸。没有出现伤亡真是太好了。她想。太好了。如此,信如也可能——“可能”后面的假设还未清晰地呈现在她脑海里便消成一片空白。一叶看到那个着黑色风衣的青年逆着攒动的人群,似深海的鱼轻轻游曳分开水草,朝她走来。
       他与她擦肩而过时,轻声道了一句话:“你是那只猫的主人么?正好,去为它收拾遗体吧。”一叶听后先是一愣,下一秒,她不顾一切地冲进人群,冲进标有黄色线的警戒区。无须她费力去找,信如的尸身就躺在小巷口,两只前爪搭在水盆上,是一叶每天都会看到的姿势。唯一与平常不同的是,它的胸前多了一个遭子弹贯穿后留下的伤口。
       原本喧闹嘈杂的世界忽然变得寂静无声。一叶腿一弯,跪下来,膝盖在地面砸出两声清脆的响。胸口处传来疼痛,比起之前奔跑时来得更加猛烈而难以忍受。眼泪抑制不住地从一叶的眼眶滑落,一颗又一颗,最终化作无比哀伤的嚎啕。

       许多年后,已经加入港口黑帮的樋口一叶还是会偶尔想起那只被自己葬在枫树下的小猫。近乎全黑的身子,白色的耳朵尖和四只爪,像极了芥川龙之介——她如今敬爱的前辈,亦是当年那位青年。
       一叶从未在芥川面前提起过那只小猫的事,自然也未曾说过二人在小巷前的那次短暂的相遇。芥川讨厌执着于过去。而且比起那一次,一叶更喜欢怀念更早一点的、她初次遇见芥川的那一天。
       当时的她站在更远的地方,和巷口隔着一条马路的距离。当时的芥川脚步匆匆,却在走过那条巷子时身子微微一停。一叶有些惊讶地看到,平时除了她几乎不近他人的信如从阴影里伸出脑袋,颇为亲近地蹭芥川脚踝。黑色的猫和黑色的人。不谙世事的温柔和饱经艰辛的残忍。潜藏在幼小身体里的巨大爆发力和光线寂灭的眼眸里对于某人某事的执着。看似不同,却都是为了活着而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拼尽全力的生命。
       秋风卷起片片红叶,飘扬在暮色里,似努力寻求生存意义却毫无所得之人留下的血色手印,不知所往,亦不知所归。然而就是如此相似的一人一猫,皆在樋口一叶的生命里留下了难以抹灭的痕迹。她有时也会为这种巧合所惊喜。但仔细想想,倒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理由,或许仅是因为葵花即使在黑暗里,也会一直循着所向往的阳光而去罢。

『完』

评论
热度 ( 30 )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