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专(只)业(会)产短篇&糖的杂食动物 || 啦啦啦回来啦,欢乐地在各个圈四处蹦跶 || 此处大概是个囤积处?

【陀太】擦肩一瞬

·原作设定。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太宰的初次相遇。少年时期见过一面就忘的那种x 以后应该也会写陀思先生与其他人的偶遇,算是对先生加戏的祈祷(双手合十)
·五六百字。嗯这是一条没长大的小鱼苗……以及其实我站的是陀all(。)

       太宰治第一次遇见那个人,是在自己尚可被称呼为“少年”的年纪。
       那是个平淡无奇的黄昏——本应如此。年少的黑手党干部太宰治,正指挥着部下清理黑帮火拼后一片狼藉的现场。浅色的眼睛在面对断瓦残砾中的尸体时流露出不同寻常的淡漠。
       然而在夕阳恰好落在地平线上时,那淡漠骤然扭曲起来。
        太宰神色平静地扭过头,对上来自一条街巷开外的拐角处的,好奇视线。
        视线的主人和太宰差不多年纪,也是个孩子。他见太宰望过来,埋在深深额发下的眼睛微微睁大,目光变得更加热烈。更多晦暗不明的情感被那热烈感染,融化成灌满街道的洪水,朝着对面的人汹涌而去。
        他看到太宰微微蹙眉。那洪水在没上男孩头顶的前一秒,停住了。
        太宰看到在自己皱起眉的那一刻,少年咧嘴一笑,跑远了。
        天地交界的地方被残余的夕照染的血红。太宰远望着不知名的少年朝那血色一线跑去,近乎黑色的绛紫的苍穹压上他的背和头顶,透出股要将最后一丝爱与温柔都压迫至灰飞烟灭的凛冽气势。
        太宰忽然觉得眼睛酸涩得难受。他眨了一下眼睛。夜色在那一瞬间侵占了世界。他再睁开眼时,少年的身影找不到了,一开始那视线落在身上的感觉却在黑暗中愈发清晰起来——和一般孩子柔软又美好的好奇不同,那个少年的好奇是锋锐的,没有恶意,却稳准狠地戳进人心脏深处的黑暗里,痛感微妙,一针见血。
       太宰治抬起手,不自觉地俯上左侧胸口。他有点欢喜。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楚明白地,感到惊讶,感到恐惧,感到疼。

评论 ( 9 )
热度 ( 27 )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