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专(只)业(会)产短篇&糖的杂食动物 || 啦啦啦回来啦,欢乐地在各个圈四处蹦跶 || 此处大概是个囤积处?

【陀芥】偶遇众生(with芥川龙之介)

·原作设定。以后我被官方打脸的时候,大家可以默认这篇文发生在平行时空里……

·十分感谢汤圆小天使!如果不是汤圆与我分享官方的太宰芥川初遇文,这篇文里不知道要出现多少与原著冲突的bug……感激不尽!!

·发现看自己的文的人里有蛮多的喜欢芥川的女孩子,本来想将这篇文当做谢礼感谢姑娘们的……可是以我的水平只能想出这种糟糕剧情了,对不起啊。

“你拥有了老师,拥有了首领,拥有了忠实的下属和杀得爱恨纠缠难解难分的敌人。但你的饲主,始终是我。”

(一)【此二人初遇】

       费奥多尔从昏迷中悠悠转醒时,夜明如昼。

       空气里弥散着什么东西糜烂后的恶心味道,是水果、尸体、梦和人心。看不见的角落里骨瘦如柴的猫在扑杀老鼠,窸窣声响很快归于死寂。

       少年抬手,摸到后脑处已经干掉凝固的血迹。有夜鸦停在废弃高楼的顶端,暗色的眼里映出的费奥多尔表情木讷,眼神却阴冷。状况很明了,他在下船时先是遭人偷袭,身上的值钱东西被拿光后又被当做废物扔到了贫民街。对方应该是那些平日里在码头游荡,专挑他这种看起来有点小钱、长相平凡的异国人下手的小混混们。用的武器是结实的铁棍,力道也够大,却缺乏下手的技巧。血流得很多很吓人,要害处的损伤却不大。

       费奥多尔撇撇嘴,头转了半个弧度,忽然对上一双漆黑如盲的眼睛。

       下一瞬,那个男孩从蛰伏的阴影里冲出来,右臂上的衣服伸展硬化成冷白刀刃,毫不留情地割破了费奥多尔的喉咙,连同那个毫无恶意的“喂”一起。他的左手绕过费奥多尔身后,摸索着抓起垃圾堆里的半块面包,像只得手的鬣狗转身就逃。动作熟练干脆到可怕的地步。甚至在他跑开几步后,血滴才溅上刚才那块面包所在的地方。

       费奥多尔在倒地前,倒是强撑着将那句话说到完整。他的声音轻弱如尘。淹没在喑哑沙沙的鸦啸里。

(二)【“悬赏金作战计划”开始前半个月】

        “你在看什么?”

        “Guide拟的人虎捕捉计划——‘悬赏金作战’。赏额七十亿。”

        “很符合那个富豪首领的作风嗯。你打算参与么?”

         费奥多尔点了点头。

        “这钱需要我们出么?”

        “……”

        “……”

        “……”

       “……理由。”

       费奥多尔用手指轻轻敲着电脑键盘。屏幕上出现一份某个青年的资料,“喏。这是接受菲茨杰拉德的委托,被命令捕捉人虎的人。”

        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人将脸凑上前,“芥川龙之介……这不是当年那个差点将你杀了的孩子么。不错嘛,都混到港口黑手党游击部队的首领了。”那人盯着费奥多尔的脸,“你想做什么,陀氏?”

         费奥多尔眯起眼睛,一笑,“一直把自己的犬寄养在人下到底不好,总要领养回来的。”

        “你说‘领养回来’……”那人的声音沉了片刻,随后恍然,“准备去日本了么?”

        费奥多尔答道:“总要再去的。”

       “什么时候?”

       “听上天的指示吧。”

       “会死的哦。”

        费奥多尔不语。眼底却隐隐亮起令人不安的火光来。

        那人叹气:“那你好自为之。快死了的时候记得给自己留个全尸。到时好收拾。”

        费奥多尔闻言,终于侧过头瞧那人,弯起的浅笑被大衣领口处的柔软绒毛遮挡:“你今天是怎么了,语气难得那么温柔。”

 

 

(三)【彼二人初遇】

       费奥多尔代替了乌鸦的位置,坐在楼顶,晃着腿,表情模糊不清。月亮升到他身后,像是野兽才有的银色独眼。

       费奥多尔望向地面。面目狰狞的尸骸。神情淡然的青年。被眼前的景象震慑到的男孩。

       少年的表情在一瞬间清晰起来。是笑。

 

        一切需从费奥多尔脖子上缠着的厚厚绷带开始说起。

       那日男孩的利刃刺上来时,他看准时机向后小心而不易察觉地一仰。鲜血飞溅,却算不上致命伤,声带也完好无损。他便用身上的衣服简单地为自己包扎了伤口。

       这之后他常来贫民街。带着贿赂用的食物和防身用的刀。他从街上其他人那里了解到那个孩子名为芥川龙之介,有着“操纵身上衣物”的能力,和八个境遇相同的伙伴一起生活,其中一人是他的妹妹。

        费奥多尔很快就认得了包括芥川在内的九个小孩的脸,但很少去见其中的人。因为孩子们常常是集体行动,鲜有落单的时候。

        同一段时间里,费奥多尔还去查了之前在港口袭击他的那些混混的背景。本来只是为消磨时间而已。然而这随手做的调查却不经意地帮了他大忙。

        芥川的同伴们偶然间听见了一帮非法者与港口黑手党的交易时间和地点。很巧,是同一伙人。

       很快地,港口黑手党内部收到了一份关于此事的匿名报告。内容不过是将事情的经过大体描述一遍,“对方为了防止事情暴露,将孩子们悉数捕杀,逃出来的仅有芥川与妹妹两人”却被人意味深长地划上了着重号。

       其实费奥多尔在初次见面时,就看中了芥川作为一个刽子手的天分。但他又有些好奇黑手党方面会如何处理此事。稍微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份饵料钓起的鱼,比原先想的要大得多。

      “没办法啊,就将他先寄养在你那里好了。希望你是一位合格的老师,能教导出一只令人满意的黑色狂犬,干部先生。”

 

       太宰治走下一直坐着的树桩,为恸哭不停的芥川龙之介披上外套后,望了一眼不远处的高楼。

       在芥川从林间岔道冲出来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一股从上方传来的淡漠视线。太宰心里笃定,其主人与送达黑手党的那份匿名报告的书写者是同一位。

       而如今,楼顶空无一人,只有黑色的鸦在慢条斯理地梳理羽毛。月色静谧,危机四伏。

      “芥川。”太宰轻唤男孩的名字,“走了。”

       无论对方居心何在,至少自己找到了一位资质不错的学生不是么。太宰治想。

 

 

(四)【再次相遇】

       芥川龙之介半跪在地上。黑色红色的血迹斑驳了他的全身。他捂着口,因为从小染上的肺疾和肋骨折断刺入内脏的疼痛咳得收不住声。

       费奥多尔踩过被血染脏的地面,走上前。他俯下身,视线如带刺的铁箍,一点点锁紧芥川的咽喉。

       二人所处的地方是黑手党拷问犯人用的地下监牢,位于整座城市的最底层。芥川按照惯例独身一人来这里巡视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陌生的“喂”。他本能地发起攻击。然后就成了现在这幅狼狈样。

       “看来你的老师没令我失望。攻击做得很出色。但这暴躁脾气需要改一下。”费奥多尔说。他的帽子和大衣都被血染成了红色,搭配上说话时绵软熟稔的语气,很像个圣诞老人。这场面滑稽,芥川却笑不出来。

        费奥多尔静了静,重新开口,问了一句话。

       最后一个音落下的瞬间,芥川的瞳孔倏地放大。他身上的外衣在那一刹化作漆黑猛兽,如同阴霾扑灭天光,朝着那个消瘦身影张开大口。撕扯,噬咬,啃啮……

        无尽的黑暗中,一只苍白的手举起来,“真让人怀念。我第一次问你这个问题时,你给了我一模一样的回答。”

 

 

(五)

        芥川龙之介想起他遇见那个少年的时候。

       当时的他已经好几天只靠吃野草维持生命了,所以瞧见垃圾堆里那半块面包的时候,差点就不管不顾地冲上前去。

       一直倒在面包前的少年在那一刻醒过来。他像只木偶一样,慢悠悠地坐起身,摸摸后脑,然后偏过头,与芥川四目相对。

       那是一张长相平凡的脸,露在月光里时却有种雌雄难辨的魅惑。芥川的呼吸一滞。

       “喂……”少年开口。仿佛触动什么开关,芥川在瞬间回过神,随后倾身,向前突刺。要拿到食物就必须将面前的阻碍悉数除尽,这在贫民街上是一条近乎于铁的法则。

      血喷溅而出。芥川抓起面包转身逃跑。

      少年的话却没断,带着血腥气刺进芥川耳朵。他声音微弱,却凌彻动听如夜风擦响骨制的铃。

       少年说:“你愿意归顺于我么?如果愿意,我就不杀你。”

       你愿意归顺于我么。

       如果愿意,我就不杀你。

『完』

评论 ( 17 )
热度 ( 58 )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