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专(只)业(会)产短篇&糖的杂食动物 || 啦啦啦回来啦,欢乐地在各个圈四处蹦跶 || 此处大概是个囤积处?

【陀思x你】乙女向七题/依你所愿

·第一次写乙女向。明明大家给的题目都很棒,却被我写得奇奇怪怪的对不起qwq

·感谢愿意出题的各位~顺序是按收到题的时间早晚排的,【】内是题目,()内是出题人。

·……算是今年的七夕贺啦?!

>>>

Part  1 【吃榴莲】( @东风空集 )

       你本来只是瞧见超市的水果区在打折促销,心一动捎了两颗榴莲回来。然而才消灭掉一颗后你就被吃什么都一股榴莲味的后遗症冲击得不行,剩下一颗放着不吃又觉得浪费可惜,于是你干脆每天端着碗榴莲缠着费奥多尔,逮到机会就把勺子往他嘴里塞。

       费奥多尔对此的反应是:“如果不是知道你天真单纯没有心机,我简直要怀疑你在勺子上下了毒。”

       你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尽量不去想他可能是在拐弯抹角说你蠢……堆起笑脸将下一口榴莲送到他嘴边:“那要不要我用手喂你啊?”

       “好啊。”

       “诶?”

        他答应得异常爽快。你愣了一下,对上他一脸“有什么问题么?快点啊”的表情,忽然有种自己好像在无意间掉进一个大圈套的感觉。

       算了,骑虎难下就干脆不下。权当做给小动物喂食好了。

       你一面胡思乱想着想要平复忽然加快的心跳,一面拿起一块榴莲放到费奥多尔嘴边。奇怪,原来榴莲的果肉有这么滑腻的吗?拿都拿不住。

       费奥多尔却似乎没注意到你微妙的小情绪,张开口顺从地将果肉含进嘴里。

      “意外地乖嘛。”你有些出乎意料地看着他,正想将手收回,指尖却一暖。你吓了一跳。费奥多尔的舌尖就在这一秒滑至你食指指腹。

       你的脸逐渐烧得通红。手却像久未润滑的木偶一样僵在半空,由着费奥多尔将你的手指挨个放在嘴边吮吸舔舐。他目光沉静,微热的舌碰上皮肤,瞬间升温成滚烫。最终他抬手扣住你五指,唇停在你腕边,牙齿抵在不断跳动的动脉上。

       他抬起眼看你,像是有光从幽幽潭底照过来,原本细弱的眉眼在一瞬间变得诱惑。你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喂。他开口,唤你的名字。

       你一惊,怎怎怎怎么了。

       他眼里映出你慌张的样子,一笑。明媚邪气,像执掌欲望的恶魔:“下次,你用嘴来喂我好了。”


Part  2 【吵架之后】( @滚滚橙 )

       你蹲在酒吧门口已经很久了。天上飘起了雪,远处的霓虹灯被人按灭,你的双腿也从发麻发酸渐渐变得没有知觉。现在你的心里几乎被后悔占满,只有一小块地方还盘踞着顽石般不肯消去的愤怒与委屈,无言却醒目地提醒着你不要忘了自己两个小时前才和费奥多尔大吵过一架的事实。

       所以,尽管你是在一气之下跑出来,尽管你在距离公寓不知道几条街外的小酒吧附近迷了路还差点被面目凶恶的男人搭讪,尽管你手机钱包都没带,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毛线衫,你也依旧固执地不想当率先服软的那个人。

       吱呀吱呀。靴子踩在铺满积雪的路面上。一个你不用抬头看也知道是谁的身影在你面前停下。

       真是的。为什么这家伙总有办法找到你。

       你将头埋进双臂想当只装聋作哑的鸵鸟。费奥多尔却不由分说地拉住你的手腕将你拽起,几乎是半拖着带你走上回家的路。

      “你想让我做什么呢?道歉?忏悔?用礼物哄你?那样你就会开心吗?”路上费奥多尔忽然开口。平静语气里隐隐地掺了一丝戏谑,“嘭”地引爆了你最后一点理智。

       你甩开他的手,想吼他。费奥多尔却在你发出第一个音节时侧过了头。于是话语戛然而止。他一语不发地盯着你,黑色眼睛幽深如寂。

       他伸出手。像是要扇你耳光。你紧张地闭上眼。耳朵在那一刻被人揪了揪,紧接着唇边传来凉润触感,像有雪花悄然融化。

      你惊讶地睁开眼。费奥多尔却已经移开了唇。他将拿在手里的外套扔过来,撇撇嘴示意你穿上。然后无视一面将脸埋进外套一面絮絮念叨“太狡猾了太狡猾了简直犯规……”的你,转过身,在一片朦胧的橘色路灯光里,若无其事地握住了你的手。

       与之前的硬拽不同。这回是掌心相抵。


Part  3 【灵魂互换】( @若恋花 )

       你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来。一睁眼,就有熟悉的声音落进耳朵。

      “醒了?你也真能睡。我叫了几次你连哼都没哼一下……”话到最后带了点讥诮的笑意,你却无心回击,只是慌慌张张地扭过头望向桌旁——

      “……”沉默片刻后,你选择了万千可能性中最靠谱的那一个,“费佳,你在玩什么神奇的cosplay吗?”

      “没有。”

      “……那是什么新的异能?幻觉之类的?”

       费奥多尔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到你的脸:“没反应过来是么?”他伸手指指自己——现在是你——的脸,浅浅一笑。那笑容搭配上你的五官,总觉得有点微妙的不协调,“我,和你,灵魂互换了。”

      “……诶?”居然中的是万千可能性中最不靠谱的那一个啊,“这么说,费佳现在用的是我的身体?而我用的是费佳的——”你盯着自己的下半身看了会儿,像是忽然想到什么,飞快地从床上跳下来转身就走。

      “你要做什么?”这点小心思被费奥多尔一眼看破。

        你有些尴尬:“呃,去洗手间……?”

       “……”

       你摊开手:“现在这种互用对方身体的状况也不知道会持续多久,有些问题迟早得要面对的嘛……”

       费奥多尔仍不说话,只是侧过脸来睨视着你。你被自己的脸盯到心里发毛时,他忽然开了口:“说的也是。只是如果你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我就脱光了用你的身体去街上裸奔哦。”

       “……陀思妥耶夫斯基你认真的吗?我身材不好跑出去很丢人的……”

       “谁知道呢。”费奥多尔抬起手按在胸口。下一秒,你听见他说了一句你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会从这个人嘴里讲出来的话,“不过,这里的手感还不错。”

       你愣了一秒。随后直奔向洗手间。心想绝对要把被吃的豆腐理直气壮地加倍吃回来。

       费奥多尔的声音幽幽地在你身后再度响起:“虽然以牙还牙是很自然的道理,但我刚才说的裸奔的话也不是开玩笑哦。”

       你:“@#@%*&……”


Part  4 【女主幼年化】( @泉镜花 )

      “我回来啦。”你一面迈步子一面将手伸进篮子里,摸出那张便签纸时刚好走到费奥多尔跟前,“观察到的异状我都用暗号写在背面了。”

      “嗯。”费奥多尔接过纸条开始浏览,“先前说好的作为报酬的点心我放在架子上了。不知道你喜欢苹果派还是抹茶泡芙就都买了。待会给我冲杯咖啡。”

       “……好,好,知道了boss。”你挪揄道。

       这是你变成小孩子的第七天。一周前你于睡梦中猛然感到杀气。在天花板塌下来的那一秒你睁眼、翻身,夺门而出,确认没有追兵后沿着楼梯一路狂奔。路上你感觉到本来就宽松的睡衣越来越长,视线也越来越低,却直到推开地下室的门、对上诧异地盯着你的费奥多尔的目光才反应过来——你不知道何时中了敌方异能者的攻击,变成了小孩子。

       “怎么样,身体有恢复的前兆么?”费奥多尔阅读完纸条,转头问你,“现在小孩子的模样还习惯么,有没有哪里不方便?”

      “没有要恢复的样子。不方便倒是确实。”你瞥他一眼,抬手指指放在柜子最上层的甜点和咖啡。费奥多尔会意,站起身不费吹灰之力地就将东西拿下来放到你手里。“我拜托你以后不要将东西放那么高行不行……就算是原来的我也很难够到啊。明明你之前还说会照顾我的。”你看着费奥多尔的表情从毫无歉意切换到淡淡的“有么我忘了”,翻白眼的冲动在你打开点心盒的那一秒化作微笑,“不过总的来说也还好。没有变笨,四肢也都在,还能以不易受怀疑的小孩子模样去街上帮你搜集情报,你也答应买点心给我做报酬……真的。感觉还不错。”

       费奥多尔沉默几秒,开了口:“还需要什么么?”

      “我房间的天花板坏掉了,还有几天才能修好。所以,”你狡猾一笑,“我想和你睡。”

       “小孩子怕黑是么?”

       “随你怎么说。”你撇撇嘴,“怎么样?重新给你一个照顾我的机会哦。”

       “……十二点。拿好枕头和被子到我房间。先说好,我可不会给你讲睡前故事。”


Part  5 【女主重伤】( @疏影摇曳_聪花野神不毕业 )

       你屈身躲过迎面而来的子弹,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向侧边翻滚,藏入战壕。远处炮火隆隆哭喊不绝。夜和战争一样无穷无尽。

       你深吸口气,开始清点身上的伤口。肩部一弹,腹部两弹,左腿被操控火焰的异能者所伤,右脚脚踝嵌有炮弹碎片……你如同一个破破烂烂的气球,血从身上各个地方流出来,渗入焦黑的土地。

       但这都不是最糟糕的。你卷起衣袖,看着手臂上顺着血管纹路蜿蜒而上的黑色锁链状花纹。最初还是在腕处,如今已经生长到肘部以上了。

       不小心中了诅咒系异能啊……这下完蛋了。你咂咂嘴,意外地平静。本来战场就是难得几人回的地方,你能捱到现在才挂已经很幸运了。

       意识渐渐涣散。一片迷蒙中,你眼前却忽然晃出第一次在任务中受伤的场景来。

       月光倾泻而下。混战过后的街巷静寂无声,一片狼藉。你因为避之不及而被坍塌的建筑物压倒在地,身体动弹不得。腿上不知道哪里受了伤,钻心的疼。昏昏沉沉中你感到身上一松,有人拽着你的胳膊将你一把捞起。你踉跄几步,脸埋进来人毛绒绒的大衣领口。你嘀咕着“抱歉”,抬起头,撞进一潭幽暗的湖。

       那之后你就很少让自己受伤。加强了体术训练,学会了基本的急救方法和应对突发情况的各种措施。想着虽然不够资格守护他的背后,但至少不能再劳烦他亲自救援。

       ……结果以后想麻烦他都没机会了吗……你盯着已经快爬到肩的锁链花纹,知道等它到达心脏便是自己的死期。

       “看来你活不长了啊。”突然间凑过来一个人。你瞪大双眼,却不是因为费奥多尔的神出鬼没:“我靠你在这里干嘛?快点跑啊喂!对方就是冲着你来的!你要死了大家拼命掩护的努力就都白费了啊……”

       后面的话你没能说出口。因为费奥多尔的食指抵住了你的唇。他看着你,眼睛里亮起令人遍体生寒的光火:“放心好了。他们也活不长了。”

       “……他们?”

       “嗯。”费奥多尔放下手,苍白指尖停在你密布花纹的肩,“他们。”


Part  6 【陀思和动物(雪鸮)】( @浮光之鹤 )

       你是在一个冬日被他捡回来的。

       许多年后你甚至已想不起来当时年幼的自己为何会与父母分离,只有凛冽风雪中那一双沉寂如夜的眼睛刻骨地烙印在心底。

      费奥多尔照顾你的手法很是熟练。你尚小无法外出觅食,他就买了新鲜的肉回来亲自切了后喂给你吃。明明不是很会做饭的一个人,刀法却意外的娴熟。你用餐时经常蹭得满脸温热的血,他就平静地为你擦干净。微凉的手指蹭过你羽毛稀疏的脸,温柔得如同风雪无声抚过天边星辰。

       两个月后你的羽毛已经长齐,翅膀也变硬,却始终狠不下心离开费奥多尔。偏偏费奥多尔什么都不曾说,只是由着你撒娇扑腾用嘴弄乱他帽子和衣服上的绒毛,依旧像最初收留你时那般宠着你。

        其实你不是没有偷偷出走过。你曾挑了一个秋天的黎明飞出窗口。沉睡中的城市看起来温和可亲许多。你落在树枝上开始认真地想今后的去处,却在看到晨曦穿透海面的那一刹没忍住湿了眼睛,跌跌撞撞地飞回去,却直到进了地下室才察觉自己其实多难为情。费奥多尔望着在门口踟蹰许久的你,比了个“过来”的手势,很难得的举起胳膊允许你架在上面。你将脸靠在他的头发上,先是想着好在脸上都是羽毛就算红了他也看不出来,然后就在心里默默认了自己根本不想离开也离不开这个男人的命。

       之后的某个夜晚,你玩耍回来,收了翅膀停在窗台上,探头向里望时发现费奥多尔伏在桌子上睡着了。这还是你第一次看到他睡时的样子。电脑没关,屏幕上有绿色的数字跳动不停。光落在费奥多尔脸侧,像是萤火闪烁于洁净琥珀。

       你凑上前,小心翼翼地用喙为他梳理散落额前的发。青年的微弱呼吸在耳边放大成风。你忽然就无比希望自己可以一直陪在他身边。


Part  7 【女主失明】( @Calendula )

       这是你失明的第三个月。

       三个月前你遭到偷袭,失去了视力。原本以为是障眼法之类的暂时性异能,估计最迟不过三天便可恢复。结果一周后还不见好转的迹象,你便开始着急,坐在房间中央茫然无措。费奥多尔的手在这时伸过来,修长手指按上你紧闭的眼。你听见身后的人呼吸平稳一如既往,烦躁的心也渐渐平复。

        因为不知偷袭者隶属何处,就算想追查也无从查起。时间久后你也逐渐习惯黑暗中的生活,可以一个人拄着拐杖在人少些的街上慢慢走。

      “紫阳花快开了。”那一天,你听见费奥多尔这么说,“虽然眼睛看不见,香气还是能闻到的。”他静了静,“你想去赏花么?”

       你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好呀。”

       行走在街道上,周围都是前来赏花的情侣。失去了视觉其他感官就变得敏锐。他们的逗趣调笑你都听得一清二楚,身边的费奥多尔又一直沉默,于是像是被看不见的小精怪扰乱了心神,你忽然停下脚步,一面叫费奥多尔的名字一面凭着感觉移动脚步,想转到他所在的方向。

      “怎么了?”一只手抚上你面颊。

       你有意不说话,只是抬起手,碰到费奥多尔的脸,小心翼翼地描摹他五官轮廓。眉、眼、鼻梁……你努力将指尖传来的触感与印象中的那张脸一点点对应。这感觉如此奇妙,以至于你的嘴角在不知不觉中翘起来。如果你没有失明,就可以看到费奥多尔轻轻挑眉望向忽然微笑的你。但他什么也没说。

       手下触感忽然一软。你不由一笑,脚尖踮起,准确无误地吻上费奥多尔。不安、害羞、喜悦……所有的心情在双唇相接的一刻加倍放大又瞬间消弭。你享受着因自己主动而不一样的接吻,心狂跳如鼓。

       有雨丝飘下来,打湿你眼睫。原本一片漆黑的视野忽然漏进些许光亮。你对于视力的突然恢复有些难以置信。尝试着睁开眼后,看到费奥多尔的眼睛里倒映出紫阳花海无边无际。

       花海的中心,是你的身影。

『完』

评论 ( 38 )
热度 ( 122 )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