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专(只)业(会)产短篇&糖的杂食动物 || 啦啦啦回来啦,欢乐地在各个圈四处蹦跶 || 此处大概是个囤积处?

〖陀Q〗貌似熟人

·循环司夏的《无会期》,难受到不行。趁着月考刚完文力up把之前想到的这个场景写出来。(接下来一段时间估计不是写段子就是弧(……)
·那两把“神明只是不爱你”“我即是神”的刀插得实在太深……努力往伤口上撒糖。
·……估计有人已经发现了对没错身为一个坏阿姨不对是坏姐姐(……)我很喜欢写久作哭的样子|*´艸`*) ……虽然始终写不好就是了(

>>>

       费奥多尔已经消失很久了。说是“消失”,其实只是因为始终未找到尸身,才无人敢妄断他生死;“很久”倒不是虚言,当年参加过那场异能战争的人都已逐渐老去。被时光打磨得最彻底的该是梦野久作。曾经乖戾的小孩成年后学会了喝酒学会了俄语学会了欣赏深夜风雪。他肩上开始披黑色的大衣,笑起来时嘴角弧度掺了阴狠。他渐渐成了个表里不一的大人,费奥多尔却始终未再出现在他视野里。

      
      『死屋之鼠』的其他成员为费奥多尔立了块墓碑,在俄罗斯。久作每隔半年就坐飞机过去看他一次,一次在那边住大概半个月。恰巧遇上节日庆典什么的就顺带参加。
       久作知道自己很努力地想融入人群,不过是为了借众人欢喜冲淡自己心底的阴暗与悲伤;他也知道无论自己如何想如何盼如何希望如何祈祷费奥多尔都不会再回来了。回来也不是为了他。看似邪气实则愚蠢的小孩子哪里值得人在乎。
       
     
      今天正好遇上俄罗斯的新年。早晨的雪下得肆意而欢乐,仿佛受了神的庇佑。
       久作恍惚间想起很久以前别人对他说过的话:神明是存在的,他只是不爱你罢了。
        那时的他被这句话刺激得很深,如今想起来每处骨骼都还隐隐作痛。
        神明不爱他,他明白的。但没关系。他爱神明就好了。

       
       突然久作被人撞了一下。在一阵“抱歉”里他回过神,看清对面少年熟悉到难以置信的脸——心底有个声音在喊“等等,别”,但久作的身体先一步抓住了少年的手腕。
        “费奥——费奥多尔?”
        少年回过身,疑惑,却很有礼貌地反问:“你知道我的名字?”

      
       心里的声音沉寂,然后苦涩地笑。久作想,神明确实不是公正平等的,不然为什么总是只和他一个人开玩笑。
      
       他知道那不是他真正想找的人。他的费奥多尔不会笑得那么温暖明亮。但他还是没忍住,泪水在瞬间滂沱成雨。模糊视野里少年青年的眉眼重叠在一起契合无缺,他却再也变不回那个笑得放肆、无知亦无畏的小孩。

     
       费佳觉得自己很多年后都不会忘记这个新年的早晨。他本来只是不小心和同伴走散了,匆忙间撞到了人。他原本打算道完歉就继续赶路的,但是现在他被面前这个泣不成声的陌生男人吓到了。
       费佳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漂亮的紫色眼睛因为惊讶睁得很大。他犹豫了一下,试探着伸出手,慌乱,却温柔地一下下拍久作的头和肩膀,“别哭,你别哭呀。今天这么高兴的日子,大哥哥你哭什么呢?”
      
(完)

评论 ( 3 )
热度 ( 14 )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