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专(只)业(会)产短篇&糖的杂食动物 || 欢乐地在各个圈四处蹦跶,没有夸奖就写不出稿星人(啥 || 此处大概是个囤积处?

【陀Q】小意外

·深夜精神抖擞地来一发证明自己还没废~(补个:前情与背景参照《二人一天》

·草稿写在五月,只是今天才终于有时间修改加写完~(文中久作脚崴的原因加感受,呃,都是亲身经历…)

·啦啦啦~~

>>>


       久作最近把脚扭伤了。

       小孩子课间趴在桌子上打瞌睡,腿麻了也不知道;起立时一个踉跄,猛地跌回椅子上,就这样扭到了脚。若是在以前流浪街头的时候...

2017-06-10

【陀Q】绘你嫁衣

·给自己的生贺!写这对不知不觉竟然一年了 yeah~!

·一直想写顺风顺水的恋爱故事又不想只写顺风顺水的恋爱故事,想写久作性转和大提琴家陀又不想只写这两人,想写婚礼又不想只写婚礼……的心愿终于得到了实现!(事真多(。(感谢指导我描写久作心理的甘草!

·成Q+猫陀+久作性转+白陀(大提琴家)。前两个设定的来由详见《讲故事的人(五)》

·故事发生在久作与费奥多尔一起旅行的第一百年。距久作得到那件可以改变外貌的袍子“妄生”还有六百年。

>>>

 

     ...

2017-03-14

【陀Q】四月七日雨

·给自己的第二发生贺诶嘿嘿。同时也感谢一直以来看文的大家/////(我知道今天不是四月七日但就是想起这名字……。

·感觉这个日常系列好久没更啦。照旧延续《二人一天》背景(我要不给这个系列起个名字算了?)。文中陀思的雨衣设计来自卷眉,多谢啦~

·觉得自己文风有些微妙地变了……?至少最近挺喜欢插叙诶嘿。


>>>


       久作站在超市门口,抬头望着瓢泼而下的雨滴。于是原本透明的丝线在瞳孔中缩成无数锋利针尖,闪耀的部分是因为折射了远处人行道上路灯的光。...

2017-03-14

入店需知

·为《讲故事的人》(科幻paro+各种paro)科幻背景中的专有名词和文里一些其他小细节写的注释。

·以出现的时间为序。涉及部分剧透。

:可穿戴的易容用设备,通常制作成首饰或衣服的模样。根据价位不 同,等级也不同,改变容貌的范围从发色瞳色到整个面部不等,科学家费奥多尔为P升级后的那三件妆甚至可以改变声音和身形。P身上的那件黑色长袍称作“妄生”,除非把袍子完全脱下否则易容效果不会消失,属于妆中的上等品。

修讯机:文中介绍过。类似于录音机,但会自动调节音质和整理对话信息。通常是动物的模样,每一只容量有限。P的修讯机除了一只兔子和一只蜥蜴,几乎都是老...

2017-02-02

【陀Q】讲故事的人(下)

·接《讲故事的人(上)》


>>>


(三)

       久作与这个世界相遇是在黄昏,妖鬼蛇神都倾巢而出的时分。

       他在一堆废弃机械中醒来,懵懂无知地对上荒原尽头夕阳悲怆的目光。他听见有翻找东西的声音由远及近,最终随着那个男人的脚步在自己面前停下。一只戴了橡胶手套的手抚上他脸庞。手套上沾了过期汽油和未干的血,黏稠腥臭的温热。他望着那双被暮色浸染成斑斓的眼睛,里面映出个赤裸身体...

2017-02-02

【陀Q】讲故事的人(上)

·迟了五天的新年贺。科幻paro的背景里掺着各种paro。

·因为有各种paro,全文完结后会为文中的专有名词和因为文力不够来不及解释的小细节写一小篇释义。(《入店需知》

·向那些站了陀Q却因为没粮吃而不得不自割腿肉的姑娘们忏悔(。我很喜欢吃你们产的粮!


>>>


       久作很喜欢P。...


2017-02-01

关于称呼。

抱歉占了回tag。只是看到关于同人文里对陀思称呼的吐槽,左想右想还是觉得该说明一下。

看过我陀Q文的大家肯定都注意到了,文里的久作一惯称呼陀思为“费奥”。在这里正式说明一下,久作这么称呼陀思是因为他是小孩子,不懂俄语人名规则,性格又骄横不懂事,(日常paro里)陀思其实说过他几次,久作怎么都不肯改又是个小孩子,渐渐陀思也就不计较了(知道叫法错误但我一直没改就是想隐约暗示久作的孩子气和陀思的小宽容)。
至于其他陀思CP文里,我都有好好写“陀氏”或者“费佳”的T^T

以上。能看到这个说明的该是关注#陀Q#tag或者关注了我的人。其他人怎么想我也不在乎了,只是希望看我文的大家能看个明白——即使只是...

2016-11-30

〖陀Q〗貌似熟人

·循环司夏的《无会期》,难受到不行。趁着月考刚完文力up把之前想到的这个场景写出来。(接下来一段时间估计不是写段子就是弧(……)
·那两把“神明只是不爱你”“我即是神”的刀插得实在太深……努力往伤口上撒糖。
·……估计有人已经发现了对没错身为一个坏阿姨不对是坏姐姐(……)我很喜欢写久作哭的样子|*´艸`*) ……虽然始终写不好就是了(

>>>

       费奥多尔已经消失很久了。说是“消失”,其实只是因为始终未找到尸身,才无人敢妄断他生死;“很久”倒不是虚言,当...

2016-11-22

〖陀Q〗目

·之前随手糊的一小段。算是陀思眼睛描写的练习。发上来做个存档和纪念。
·注 1:以后正文由【】标记,〖〗的都是“随手一糊/小段子/描写练习”一类。
·注 2:因为记的都是脑内忽然想到的场景,几乎没什么剧情,为了避免水tag,此类〖〗都只打CP tag。
·对就算是段子也喜欢的人们表示由衷感谢ヾ(*´ω`*)ノ゛

>>>

       梦野久作已经长大了,长到可以称作“变老”的地步。那么多年来他改变了许多,最明显的就是喜欢的颜色从黑色红色到了紫色。他留意...

2016-11-22

【陀Q】梦醒

·心疼TV第八集里哭个不停的久作。刚巧又在葡萄说“神明只是不爱你罢了”时想到陀思说过“我即是神”……为什么我要给自己捅这么狠的一刀。

·熬了块糖安慰自己。延续《二人一天》日常背景,一年后的故事。借了久作被葡萄藤捆在地下的场景。试图给自己捅自己的那一刀上药(

·不管不管我就是要吃糖。嗷嗷。

>>>     

       费奥多尔从地下室走上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窗外飘着雪。不同于旷野风雪的狂放暴戾,海滨城市的雪总是小而...

2016-11-21
1 / 2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