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喜欢为喜欢的人写喜欢的东西 || 在各个圈四处蹦跶ing || 此处是个囤积处哦

【陀Q】愈

·被TV第七集里久作手臂的特写虐得心颤,赶快糊了块糖压压惊。
·日常背景。《二人一天》之前的故事,陀思终于把久作留下来的那天。
·借了官方的剃须刀片梗(……还真是实打实的刀片啊()。我不管我要吃糖。嗷呜。

>>> 
      
       敲门声是在晚上八点一刻响起的。比以往晚了将近一个小时。...


2016-11-14

〖陀Q〗画

·写陀思生贺时忽然想到的衍生段子。
·其实是为了抒发自己不会画画的深深怨念

      
       展厅里,临近走廊尽头的地方,有一幅画。
       画面背景是一片空白。中间一块墓碑。有看上去二十二三岁的男人,戴绒毛帽子披黑色大衣,单膝跪在墓碑前,眉梢处覆了层浅薄悲伤。墓碑后面是十几岁的少年,穿着套头衫和短裤短靴,一只手搭在碑上一只手托着腮,很调皮的样子,却是半透明的。两个人都在浅浅...

2016-09-08

【陀Q】榴莲与糖果

·延续《二人一天》的日常背景。

·因为空集天使说想看陀思吃榴莲的样子,就开了这个脑洞。……虽然好像越开越偏。

·越来越不会取标题。文力估计跌至谷底。但陀思用糖果哄久作的梗再写一百遍都可以。

       费奥多尔捡回久作的那个秋季,两人基本都是在一个觉得养着麻烦不如扔掉、一个被人扔掉又跑回的循环中度过的。冬天时久作终于在公寓里住下,却因为天冷时常窝在沙发上,边一瓣两瓣地剥着橘子边看电视上放的关于新年和庆典的节目。费奥多尔往往在忙了一天后从地下室走上来,发现小孩子靠着玩偶睡着了。...

2016-07-31

【陀Q】二人一天

·一波意味不明的日常…… “大家都是普通人”这种感觉的设定。

·好久没写日常了手生得可怕。如果大家嫌弃的话请在心里默默把它当成练习用的草稿就好

·相信我我本意真的是熬糖。

>>>

       早上七点。久作醒来。他拖着破旧的玩偶,踩着兔子造型的拖鞋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刚巧碰上抱着电脑从地下室上来的费奥多尔。目光对上的时候,费奥多尔没有笑,眼底因时常熬夜而透出的青黑色却倏然温柔。...


2016-07-08

【陀Q】温柔相待(下)

·接《温柔相待(上)》

·“我骗了他那么久,不在乎多这一次的。”

>>>

(四)

       费奥多尔坐在摩天轮的顶端——“顶端”是指,轿厢的外面,钢铁框架的上面。他换了件颜色浅淡的吊带衫,瘦弱纤长的身形被勾勒得很好看。月光透过云层漏下来,把他整个人都涂抹成瓷一样美艳的苍白色。远处的城市里灯火明亮,像是一大片整夜都不会凋谢的花。更远的地方,幽蓝群山寂暗无声。费奥多尔望着脚下这一切,神情像是从皑皑雪原上走出来的神。职责是救赎混乱又疯狂的世界。...


2016-06-07

【陀Q】温柔相待(上)

·春の祭的参赛作品。

·原作设定。时间为漫画剧情开始的五六年前。写的是十六七岁的(还没那么黑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和七岁的(还没那么病娇的)梦野久作的故事。

·主CP如题。副CP仁者见仁。

>>>

(一)

       晨光从海平面下一点点地浮起来,为尚未完全醒来的城市抹上薄薄的金色。七岁的梦野久作站在街角,不断蔓延的暖金被墙壁的阴影不由分说地截断的地方。他搂着玩偶,一遍遍地在脑海里描绘这回的任务目标的模样,以此来压制从令人窒息的无聊感里渐渐生长起来的、黑色藤...

2016-06-05
2 / 2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