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专(只)业(会)产短篇&糖的杂食动物 || 啦啦啦回来啦,欢乐地在各个圈四处蹦跶 || 此处大概是个囤积处?

〖陀太〗含糖接吻paro

·说好给怪怪的含糖接吻,虽然重点完全不突出(。)
·少年陀和少年宰。超喜欢写少年陀!
·以及文里的玫瑰糖是有原型的,KRACIE ??(不知道这是牌子还是名字)
·剧情废(。)那啥……如果我成了个段子手,还有人看我写东西吗……。

>>>

 

      费奥多尔翻过墙头,落到被“正在施工”的护栏围起来的街道上时,刚过午夜。月亮凝视着那个在它眼里显得渺小而单薄的身影,知道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吃过东西,刚刚才从便利店里偷了一盒便当出来。

 

       但就算在如此沉寂无人的时刻,费奥多尔也无法好好享用一餐。他看着不知从何时起就倚靠在街角、正好整以暇地检查手中的枪的少年,一面拆牛肉便当的包装,一面端出一贯的诡笑神色。“大半夜的不睡觉,专程来这种小地方堵我——何必呢,干部大人?”

       太宰治微微抬眼。他如今还小,一个眼神瞥出真真假假几层意思的功夫还没练纯熟,现下这微小的动作,透出的都是警告与威胁的味道。

       “你什么时候离开?”太宰治说,面无表情。费奥多尔不仅非法偷渡到日本还屡屡在港口黑手党地盘上犯事,虽然总能打出近乎完美的法律擦边球,但总归是一颗眼中钉。

       “今晚。”费奥多尔耸耸肩,很规矩地把嘴里的饭咽下去后才开口讲话,“想查的东西已经查到了,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还劳烦干部大人总是亲自盯梢我。”

       “我带你到港口。”

       “你就不问问我都查了什么?”

       太宰治闻言皱眉。费奥多尔趁机朝他挥手里的塑料勺子:“你过来,我才和你说。”

       对方眉间不满变得更深。费奥多尔只装作没看到,兀自从口袋里掏出一袋糖果,慢条斯理地含了一颗在嘴里。

 

        太宰治握紧了枪,很是谨慎地朝费奥多尔靠着的那堆钢管移过去。然后在他快要靠近目标的时候,夜风发出尖利的长啸,费奥多尔纵身一跃,手掐住了太宰治的脖子。枪的扳机被扣下,子弹却被以一个奇特的姿势躲了过去。费奥多尔夺过太宰治的枪,扔到还剩下三分之一的便当盒里,屈膝往对方腹部用力一顶,太宰治就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被人按在了地上。

       其实费奥多尔的体术也非上等,方才一连串奇袭耗了他大半气力。不过结果很令他满意。

       费奥多尔微微张开嘴。太宰治看到他舌尖上圆形的糖果在月光下是暗而魅惑的粉红色。

       他反应过来对方要做什么,但那个吻来得比他反抗的动作快了半拍。玫瑰的香味与唇舌相缠的触感一齐涌入脑内,顷刻间麻痹神经,封疆成王。

 

       从太宰治咽下那颗糖果到他陷入昏睡也不过短短十几秒。他甚至没能看清费奥多尔最后朝他比的“再见”的手势。只来得及听见那人说“不好意思,我不习惯与人送别呢。后会有期呵,干部大人”,瞥见那人紫色眼睛弯起来,眼角笑意里闪着不屑的光。

(完)

评论 ( 3 )
热度 ( 38 )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