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专(只)业(会)产短篇&糖的杂食动物 || 啦啦啦回来啦,欢乐地在各个圈四处蹦跶 || 此处大概是个囤积处?

【梦间集】桃夭

· 虎头金刀x分水蛾眉刺(这对到底叫什么><)
· 觉得蛾眉应该是桃花岛上小少爷一样的人物…两个人的剧情都只开了第一部分,如果与官方有出入就当这是平行剧情线吧(…
·  ……随手糊的嗯。


>>>

 
      时值阳春,桃花岛不负其名,遍山桃花烂漫如霞。蛾眉偷闲,寻了开得最盛的一株,跃上顶端,一面嗅着香假寐,一面寻思着今年摘了桃花是拿去酿酒呢还是磨了粉做桃花糕呢。
      忽然树底下一阵骚动。蛾眉睁了一只眼向下瞥去,花叶绰绰间,隐约瞧见两位下仆围着一个陌生身影,争吵不休。蛾眉听了片刻,大致明白是那陌生人无故闯入岛上,被下仆抓住了想赶他走,他却争辩说自己也不知怎么离开。下仆们依旧骂骂咧咧,蛾眉心中登时掠过一丝不快,本来么,他一个人在这岛上闷着就够无聊了,好不容易来个外人,做什么非得赶人走。
     思及此,他伸个懒腰,从桃花间探出脑袋,故作严肃地呵斥道:“嚷嚷什么。他若不知怎么离去便让人留下,好好招待着。桃花岛这么大,连个外人都多不得么?”恰好和被围着的那人喊的“这里这么大,多待我一个都不行吗!”撞在一起,气势足得不能再足。俩下仆噎了一下,终是对着蛾眉草草一礼,转身走了。
      那陌生人见有人帮自己解了围,喜上眉梢,回身仰头便喊:“喂,多谢啦!”声音稚气嘹亮,蛾眉却听出了里头尚未成熟的豪迈气魄,觉得有趣,垂下眼刚想露个笑脸,却愣了一愣。
     那是个少年,身上打扮是蛾眉从未见过的风格,粗犷又不失华丽,随性却并非不修边幅。他袒露着胸膛,顶上生虎耳,身后生虎尾,着实奇怪得很,却偏偏都不是吸引了蛾眉目光的缘由。
     蛾眉惊讶的是少年的那双眼睛。
     饶是三月最艳最香的桃花,满满一坛封好了埋进地下细细酿个十几二十年,在日光最好时盛上整整一瓷碗,都不见得有那样摄人的金色。
      所谓惊鸿一瞥。

 
     但愣神也仅是一瞬的事。蛾眉身法极好,一翻身落到地上,稳当当站在那少年跟前,他凑近对方,黛绿眼睛一眨一眨,十分伶俐的模样:“我是分水蛾眉刺。你叫什么名字?”
    “分水……什么刺?”少年晃晃脑袋,虎耳很不知所措地微微一折又立起来,“我是虎头金刀!”
    “虎头金刀……虎头金……我便叫你小虎吧!”蛾眉弯起眉眼,他语气爽朗却果决,叫人一时反驳不能。少年似乎也并不想反驳,身后虎尾很是高兴地晃了两晃。蛾眉看在眼里,又是一笑:“你喊我蛾眉就好。”
    “鹅……眉?”小虎瘪嘴,很认真地想了想,“鹅是……那种白色的,但不会飞的鸟吗?鹅眉,你的名字好奇怪啊!”
     蛾眉聪明,一听便知道小虎定是误会了。他好气又好笑,伸手便揉小虎的毛绒绒的耳朵:“是蛾!会飞的!你看过女孩子的眉毛没有?长得好看的眉毛便称作蛾眉。”
    “喔这样。”小虎忙不迭应着。他耳朵被揉得疼了,龇牙咧嘴的模样蛾眉看在眼里,心下乐着,面上还是佯怒:“真的懂了?”
     “懂了懂了!”小虎目不转睛望着蛾眉,脸不知为何涨得微红,嘴上却一字一句极为认真,“蛾眉那么好看,难怪会叫这个名字。”
      这话真诚,却猝不及防,然而便是因为猝不及防却真诚,蛾眉似被针刺了一下,缩回手,嘴上道:“说什么呢。你这是把我比作姑娘家了?”
    “诶?我没有……”
    “我知道。”蛾眉又笑吟吟地打断他。他看着小虎一瞬错愕的面庞,心口悄悄裂了一块。又会皱起眉头,又会斥他说话不按常理,又会客套几句转身便走。这戏码他看旁人在自己面前上演过多次,鲜有例外的。这么想着,弯起的嘴角不自觉撇了几分。
       然而。
     “你明白就好了,我还担心你生气了!”小虎却是又笑起来。眼底自有一线金亮晃动,似天光破山隘。
      蛾眉眯眼,终是开始上心端详眼前的人。凝视了半晌,在心底舒心地轻轻一叹。赤子的外表下,也是颗赤子的魂。何其珍贵。

 

      小虎被他盯得发慌,正想开口,蛾眉却兀自执起他的手,微凉的指尖轻轻落在掌心里。
    “你家原住何处?”
     小虎乖乖答:“我的家乡在大草原上,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觉醒来,就到这里了。”
    “果真不是中原人。你可会识字?”蛾眉问道。这话乍听不太顺耳,却没有丝毫挤兑的意思。“你若不会,我便教你。”
      随着话音,蛾眉抵在小虎手上的指动起来。他平时惯用小狼豪,写出的字和相貌一般秀气,同心性一样灵动。难得今日,一笔一画,规规矩矩,甚是工整。“蛾,眉。”蛾眉一面写,一面示意小虎与他一道轻声念。待写也写完,念也念完,蛾眉松开小虎手腕,原先正经模样收拾后小心藏好,又恢复成古灵精怪的少年:
    “记住了,我的名字便是这么写的。今天先教你这两个字,明日若有空再教你其他的。”
     小虎望着掌心出神,许久才咂咂嘴,吐话的神情很是自然:“蛾眉长得好看,字写得好看,对我也好。中原人都是蛾眉这样子的吗?那样家乡的老人有什么好担心我一个人出来闯荡的嘛!”
    “你呀。”蛾眉被这直白话语惹得一时害羞。有桃花自枝头悄落,重又开上他颊边,“中原地广物博,各色人等齐聚,哪是一个小小桃花岛能比的。不要说从草原来的你了,我也梦想着哪天能自由自在行走江湖呢……”后面那句是蛾眉无意中道出的话,因出自肺腑,带了几分真心,他神色来不及收住,不喜不悲的向往模样里掺了落寞,落在心性单纯的小虎眼里,只觉得难受,却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
    便又是蛾眉先开口: “今晚你想吃什么?”
    这家常话题来得太快,小虎没反应过来。他偷眼打量,见人仍是不喜不悲,落寞向往却都不见。斜阳压了半边夕火进那双黛色眼眸,温淡地烧着。
  “不如这样。”蛾眉仰脸,望着枝头密密花影,“你如果愿意拿草原的故事来抵饭钱,我就去摘桃花,焖进米里,做桃花饭给你。讲得好了,还有桃花糕吃。”
  “桃花糕?”小虎眼睛一亮。到底是个小孩子,喜甜的。
  “桃花糕。”蛾眉浅浅笑着重复。他借夕照望进面前少年绮丽金瞳。流光万千。霎那醺然。悠悠晚风里,只听得少年人喃喃自语:“酒已经有了,摘下的桃花自然该拿来做糕点了。”
      

(完)

评论 ( 9 )
热度 ( 26 )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