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喜欢为喜欢的人写喜欢的东西 || 在各个圈四处蹦跶ing || 此处是个囤积处哦

【明弈】忘了情人节有什么要紧

· 是今年的情人节贺✿。微狄芳。

· 延续了《一吻平山海》的师生设定。感谢提供梗的鸦总 @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和油总 @想被倒一身小奶猫 !!

· 文笔菜对不取…


>>>


       明世隐瞧得出,弈星眼里是亮着点期待的。

       然而他毕竟还有好些事情要做。有讲义还没校对,有会议需要总结,有从图书馆借阅的资料赶着去还。自己的学生兼恋人在等待些什么,或许还怀着十足的把握必得;答案在黑白色的字里行间摇晃,明世隐抓不住也看不清晰。

       但他确实是察觉到了。

       从清晨面对面醒来,他搂过弈星于少年额间点了轻羽似的吻,对方便用那个藏着期待的眼神望着他。为他煮咖啡,为他往面包上抹黄油,为他系好领带,二人并肩走去地铁站。老师去学校学生去市图书馆。短暂分别时弈星温润安静的眼睛里有光疑惑地明灭一瞬,像是忘带了原本以为绝对不会忘的东西。明世隐的问题在那个时候滑落齿间,偏偏双唇翕动的声音太微弱,在地铁呼啸而起的风声里溃散无形。下午三点,弈星拿来修改好的论文请他过目。当时明世隐正在和法学院的狄仁杰教授讨论最近的国际新闻,表面唇枪舌剑话里含沙射影。厚厚一沓纸以无可挑剔的姿态搁在书桌上,明世隐颔首示意,却清晰地看见弈星眼中那点期盼如忽然遭遇夜风的烛,微微摇晃。少年沉默地站了会儿,直到他再投去一个探询眼神才匆匆离开。“星儿?”明世隐喃喃。狄仁杰捕捉到这一声,旁观者清地投来白眼。

       下班的路上,明世隐坐在双层巴士里,望向满街拿着玫瑰花或甜点盒子,卿卿我我的情侣,和印成心形的各色商家广告。仍是没有反应过来,特殊的今天早已过去差不多四分之三。

       一直以为,那个节日,要到了。快到了。马上到了。即将到了。

       已经到了。


       弈星自清晨开始,就怀揣着点隐约的期待。

       被明世隐搂过肩膀时,他原以为会有句话随着吻一同落下,三个字,或者五个字。他磨咖啡豆,打开黄油包装,熟练地为男人系领带,动作间有意无意或多或少地留出空隙,时刻准备着配合某个惊喜趁虚而入,却等来个空。在地铁站弈星目送着明世隐先离去,少年眼眸的颜色隔着璃门深了也冷了。眼看着对方欲言似乎又止,后知后觉原来自己的期盼早已如同警示灯一样,安全的绿色转成黄色,黄色转成急切的红色。下午三点他拿着修改过的论文做掩护,敲开教师办公室的门。明世隐正和法学院的狄教授话里有话地讨论最近的国际新闻。弈星把装订好的纸张放到桌上,手臂和双肩都不易察觉地一点点绷紧了。明世隐朝他颔首,神色毫无波澜。脑海里掠过一个可能性,像有小刺猬在心上打了个滚,柔软却消不去的疼。他不言不语地怔在原地,直到明世隐投来一个带着问号的眼神才仓促而去。

       傍晚弈星独自去了超市。他心思并非真的在晚饭吃什么上,不知不觉转到酒柜,意料之外地遇见狄仁杰和李元芳。后者可怜兮兮地皱着鼻子和他打招呼,被狄仁杰毫不留情地捏住耳朵:“说好的,谁忘了情人节就自罚对瓶吹。白的红的,选一个?”说罢朝弈星一点头,“若是有人也记不得今天什么日子,这个提议其实不错。”意有所指得明明白白。

   李元芳拽拽狄仁杰手指:“狄教授……我选红的。”

  狄仁杰大度地一点头:“好,白的。”

  元芳:“……”

  弈星:“……”

  选好白酒后狄仁杰大步走向收银台,身后李元芳晃着他的袖口不肯依。弈星一个人对着满柜酒瓶,若有所思。


       回到家里弈星恰好看见明世隐端着碟子从厨房出来。虽然一尝便猜到十有八九是把订的外卖重新装了盘,但老师束高马尾穿围裙的样子实在好看,他狠不下心来拆穿。两个人不尴不尬地吃完晚饭后弈星递去盒巧克力,包装和口味都经过精心挑选。明世隐打开手机解锁屏幕确定了日期,无声地坦白他真的忘了。

    弈星拿出两瓶酒放到桌上,气势决绝:“喝哪一瓶,老师自己选吧。”

  明世隐似笑非笑:“星儿是打算让我对瓶吹?”

  弈星垂下视线,缓缓点头。

  明世隐说:“好,我喝。”

  他的眼神在红酒的标签上滑过。随后一弯眉:“白的。”

  弈星一愣,没想到对方这般爽快。他压下握着开瓶器的手,连盖子被气泡顶出的一声“啵”都似乎响得摇摆不定。

       明世隐反而坦然。忙于工作记不住情人节是他有错在先。如果星儿觉得这样能算个补偿,一瓶他答应得干脆,两瓶三瓶也不见得会犹豫多久。他举起酒瓶,手势利落角度优雅,白酒在灯光下奇异地倾斜成一面潋滟的湖,弈星就在对岸隔着逐渐下降的水面茫然地与明世隐对望。

       之后认真地回忆起来,他在那个时候想到的不是理所应当不是扳回一成,想到的是这几日明世隐总熬夜到凌晨,午饭总应付了事,茶和咖啡的定义硬生生从饮料被喝成与疲倦对抗的武器。但他给他的吻还是温存带点暖,看他的眼神还是柔软带点笑,抚他额前流发的指尖还是缱绻到可以被回味一整天。

       反应过来时弈星已经伸出了手,将明世隐喝到一半的酒拦下。

  少年抱着酒瓶,没来由的有些窘迫:“酒喝太多了不好,伤身子。”

  明世隐看他,笑:“好,不喝了。”

  然后他说:“喝得有些热了,星儿陪我去阳台上吹会风吧。


       他们的公寓在高层,视野极佳,一低头便是满城灯火长明。远远江岸上游轮驶过,鸣笛的刹那夜空盛开绚烂烟花。以爱为名的节日里,天地都相亲。弈星抬起埋在围巾下的小半张脸,拢着手呵一口热气。眼前光景在缭绕白雾里愈发朦胧。那个吻的温度却渐渐清晰起来。

       算上今天,他们在一起两年半。他是老师他是学生。他们在一起度过了许多重要的日子,这是第二个情人节。虽然明世隐因为工作忘记了,但是。

       “伤脑筋。本来以为后天才是二月十四。抽屉里的礼物我还没来得及挑选包装——星儿会介意吗?”双唇分开的时候,明世隐煞有介事地蹙着眉。

  “诶?”

  “似乎是不会了。”明世隐道,眉端舒展的同时嘴角也扬起,“外面冷,回屋里去吧。顺便把那瓶红酒也开了。

  弈星反应不及,只顾着“嗯嗯”地应。忽而鼻尖一凉。他抬头,一点纯白覆上眼睫。

  下雪了。


       其实你说。忘了情人节有什么要紧。在一起多久有什么要紧。你是谁我是谁有什么要紧。记述我们故事的是文字是图画有什么要紧。描写是简单是绮丽,用色是明艳是冷冽,有什么要紧。有多少人听过看过有什么要紧。

    “老师,我……”

   “我知道。”

  ——这不就够了?

  我爱你的灵魂,你懂我的心。余下一切大小事情,有什么要紧。


『完』


评论 ( 5 )
热度 ( 75 )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