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专(只)业(会)产短篇&糖的杂食动物 || 啦啦啦回来啦,欢乐地在各个圈四处蹦跶 || 此处大概是个囤积处?

【陀太】清晨时遇魔

·原作设定。幼陀x幼太的初遇paro。一千多字的水(……)

      
       日光从云层间漏下来,金色的手指渐渐抹去城市上空浮着的灰雾。太宰治走在柏油路面上,脚步虚浮。他昨晚带着部下进行例行的夜间巡视时忽然遭到敌方偷袭。虽然成功逃脱,但部下全灭,他自己的半条胳膊也挂了彩。回去后得让黑蜥蜴好好拜访一下那个组织的总部才行啊。太宰治一只手轻轻摩挲着口袋里坏掉的联络用耳机和他从敌人尸体里搜出的钱包,平静地想。
       忽然间飘来食物的香味。他的肚子很合时宜地叫喊起来。太宰舔舔嘴唇,加快脚步,却在下坡时被石子一绊,又在几个踉跄后差点倒在地上时,被人扶住了。
       那人着一条浅黄色的套头衫,兜帽上缀着双同色的尖耳朵。太宰不由得多看了那对耳朵几眼:猫?狐狸?不,是狼么?
      估计是感受到太宰的视线,那个人抬起头,眼睛在看到太宰的一瞬亮起来,紧跟着整张脸都浮起隐隐笑意。
      但很快他就放开扶着太宰肩膀的手,提起小摊上递过来的糕点,转身走远了。
      太宰回过神,转头看着摆摊的大叔,报了个甜点的名字,结果大叔一愣,有些困窘地搓起手来:“那个啊……都被刚刚那位客人买走了。”
       “……”
       太宰扭头,恰巧看到两个街口开外的拐角处,一条浅黄色的尾巴娇俏地一甩。
       太宰:“……”
       原来他遇到的 不是猫咪不是狐狸不是狼……是小恶魔么。
   
     大叔看着面前这个一身血污的少年笑得越发诡奇,有些不安地搓了搓手:“要不……你换一种试试?”
      “没事没事不用了。”太宰治摆摆手,觉得先前因为失血而麻木的右臂忽然又一阵阵地疼起来,“给我一杯热茶就好。”
  
       太宰治一面走一面喝那杯淡而无味的茶(大叔说没有糖了的时候,太宰脸上的笑僵了半秒),紧赶慢赶总算在上班高峰期前回到了位于市中心的黑手党总部。
       一进大厅,就有医护人员和身着黑衣的部下迎上前。
        “有外人来过啊。是谁?”太宰治拦下了医生正要给他上绷带的动作,转头问一旁的部下——他不记得自己有给总部发过他受伤了需要医治的消息。
       “是名少年。”
       “穿浅黄色套头衫的?”
       部下点头,拿出一盒点心:“留了‘太宰先生受伤了’的话和这盒点心后,就离开了。”
      太宰打开点心盒看了一眼便“啪”地合上了盖子:“你们就没人觉得那少年可疑么?”他语气毫无波澜。是生气的前兆。
      “他说自己不过是被太宰先生叫住,临时负责传个话的。点心是太宰先生给的报酬。”部下战战兢兢地照实回复,“而且……他拿出的作为证明的耳机,虽然已经损坏了,但确实是您昨晚佩戴的那只没错。”
       太宰的瞳孔微微一扩。他将手伸进外套口袋,耳机果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色纽扣一样的东西。用膝盖想也知道,是那名少年在扶他肩膀时,趁机放进的窃听器。
      他看向部下:“首领呢?”
       “……因急事去了欧洲。回来的时间预定为明晚十二点。”
       “首领回来后通报我一声。我有事要汇报。”太宰微笑着,一面说,一面捏碎了手中的窃听器。

      “呲……”耳机里传来一阵杂音。费奥多尔摘下耳机,忍不住轻轻笑起来。
      少年坐在港口边。海鸟停在他肩上。风吹过来,带着海和天的味道。
       虽然知道自己偷放窃听器的事不用多久就会被发现,但没想到干部大人会生气到毁掉窃听器啊。果然是被空荡荡的点心盒里那张写着“不好意思啊。想留点给你的,结果不知不觉就吃光了呢~”后面还跟着一个拙劣笑脸的纸条刺激到了么。
      费奥多尔伸个懒腰,转身跳下原先坐着的石柱。落地时脚尖在地上轻轻踮了几下。他笑容明亮,仿若纯良。
      “没想到在这小小岛国,还能遇见这么有趣的人呐。”费奥多尔戴上兜帽,逆着阳光走进阴暗的小巷。垂在他身后的恶魔尾轻轻摇晃,“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一定要让你对我微笑哦,太宰治。”

『完』

评论
热度 ( 55 )

© 林安 | Powered by LOFTER